« 返回前頁列印

基金 | 2020-03-02 05:00

鍾秀霞: 【中國】市場反應較疫情發展快

放大圖片

疫症來襲,投資者最關心的問題當然是:到底股市所受的影響會有多大?我們不妨回看2003年沙士疫症期間的情況以作參考。當年沙士在6月開始消散,原因是天氣開始回復溫暖並潮濕,不利病毒生長及擴散。

中國重要性今非昔比

但其實早於4月下旬,中國股市便已經觸底,與當時的每日新增確診病例的高峰期吻合,其後市場花了大約4周時間便恢復到沙士前的水平。總而言之,沙士對中國股市的影響雖然巨大,時間卻相當短暫。

到了新型冠狀病毒肆虐的今天,中國的新確診病例高峰期為2月4日,其後便開始下降,反映中國政府的遏止措施暫時有效。那麼市場的反應如何呢?

滬深300指數在農曆新年後開市旋即急速大跌,但隨着多項貨幣及財政刺激措施出台後,股市便逐步回穩。截至2月25日,滬深300指數已重回年初疫症還未爆發前的水平。

儘管如此,今次與沙士時的情況其實不盡相同。從環球角度來看,中國於2003年在國際的影響力仍然不算大,如今卻成為了全球增長的主要引擎,約佔全球GDP的19%。另一方面,以往中國是出口主導型經濟,如今則以國內消費為主,換言之,中國經濟增長放緩,將無可避免地對全球產生更大影響。

加速中國行業整固

在面對今次逆境時,筆者預計上市公司的抵禦力普遍將優於非上市公司,一些中小企的情況尤為嚴峻,原因是中小企的營運資金儲備水平未必足夠,最終可能會在風浪中被淘汰;相反,對於一些資產負債表穩健、資本紀律嚴謹,供應鏈管理能力優異的企業而言,只要能持盈保泰,便有可能趁機坐大市場佔有率,爭取到更大優勢,並加速中國行業整固的趨勢。

總括而言,由於市場人心不穩,短期內股市將持續大幅度波動,行業輪替也會相當快速,但一些擁有結構性增長、基本面亮麗的企業卻已下跌了不少,為長線投資者提供了一些難得的機會。

展望未來,筆者相信人行將會繼續實行相對寬鬆的貨幣政策,繼早前下調中期借貸便利(MLF)操作,以及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後,相信未來也將進一步下調銀行存款準備金率(RRR),以紓緩企業的融資壓力。

雖然目前中國的通脹水平並不低,令市場擔心貨幣寬鬆政策或刺激通脹進一步上揚,但近年中國的通脹主要是受到豬肉市場價格急升所導致,某程度上市場對貸款的需求依然疲弱,因此即使央行放水,也未必能大幅度推高通脹。

刺激汽車業或有政策矛盾

而在財政政策方面,筆者認為當中存在着不少挑戰。近年中國政府的樓市政策一直都偏緊不偏鬆,原因是一旦放寬樓市,或會推高樓價,甚至造成資產泡沫,最終反而弊多於利。至於汽車業也同樣處於兩難局面,由於環保已成為中國國策的主旋率,若然政府推出措施刺激傳統化石燃料汽車,或會造成更多的政策矛盾,不利電動汽車或其他新能源的發展。

推動產業及科技創新又可不可行?這些當然是長遠中國經濟發展及轉型的大方向,但發展及研究均需時間,正所謂遠水救不了近火,要在短期內有效地刺激經濟,最終還是要依靠一些傳統方法,包括降費減稅及基建項目,尤其是後者,因為可控性更大,政府能夠掌握到批出的項目、金額等,相關措施更可以廣泛惠及整個供應鏈,包括原材料、機械以致就業需求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