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理財方案 | 2020-02-07 05:00

蘇達輝(Philip Saunders): 運用風險溢價締造回報

放大圖片

有人認為混合股債六四比例的投資組合結構簡單,但這組合在過往錄得不俗的回報。在1980年代初,已故的聯儲局前主席沃爾克(Paul Volcker)曾果斷加息,以抑制通脹,六四黃金比例投資組合,此後開始獲得異常強勁的動力吹捧,這股長期的市場趨勢延續將近40年。

須思考其他對沖因素

然而,傳統的啤打系數(Beta)為本的投資策略,在今年將面臨更多挑戰,其中,儘管債務水平高企,但已發展市場的央行設法「維持經濟增長」,令債券孳息率已降至極低水平。即使通脹未必會在中期內升高,但計算出的回報亦將會明顯較過往低。

同時,股票估值亦會上升,削弱長期的回報前景。由此可見,市場確有其他較吸引的長期增長和回報機會,為投資者帶來更可觀的進賬,但亦有機會出現相反的結果。市場人士需要着眼於短期利好動力以外的因素,並思考如何對沖。

新興市場債券仍吸引

展望未來,我們仍然相信不同資產和分類資產類別的風險溢價,是締造可接受回報水平的主要可靠途徑。單靠交易技巧未必能夠大幅提升投資表現,過去十年亦不乏相關證據證明。有鑑於此,投資者在考慮資產配置時必須嚴加挑選,以決定具吸引力的風險溢價。若這類策略行之有效,應能比簡單的Beta或短期交易為本的策略,帶來更穩定及更佳的預期回報。

那麼,現時的風險溢價表現如何?哪個市場能夠提供最吸引的投資機會?

雖然現時結構環境仍然利好,但2019年的大市升勢普遍導致風險溢價再次顯著受壓,特別是已發展市場的固定收益。阿根廷、南非和土耳其等借款人發行的硬貨幣新興市場債券仍然吸引,而個別新興市場貨幣亦然。

宜審慎選擇分散組合

股票方面,亞洲和個別新興市場、日本及英國等表現優秀。為取得更佳的表現,金融資產需要獲得穩健流動性和通脹環境的支持,而初步見底的工業活動,亦要轉變成更利好的增長環境,此為現時最重視的結果。

不過,隨着動力減退,市場將出現重大的估值廣泛下調風險。因此,投資者必須繼續嚴格審慎選擇,並為投資組合保留充足的結構性分散投資,為最終出現的長期投資機會保存策略性「彈藥」。不過,暫時看來,這個情況或及至2021年才會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