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歐洲 | 2019-12-02 05:00

Karsten Junius: 【私銀觀】歐洲央行策略走向

放大圖片

現在是時候檢視歐洲央行的策略,有關檢視將決定前行長德拉吉的貨幣政策方針將維持多久;但其中竟有大量重要問題及戰線。

上次審視歐洲央行策略乃2003年,結果貨幣政策策略得到確認,同時以公開表述和傳達方式,對其較複雜的方面作出一些澄清。平心而論,由於貨幣政策自金融危機後變得更複雜,因此有必要作出澄清。此外,還要面對新的境況,如零利率下限、非傳統貨幣政策工具,以及與過去數十年相反的世界環境──即現時低於目標的通脹率情況較高於目標通脹率的情況為多。

未採納正式通脹目標策略

到目前為止,歐洲央行尚未採取正式的通脹目標策略。有別於其他主要集中於通脹目標的中央銀行,歐洲央行模式的好處是在接近兩年內都沒有訂下目標。在這情況下,若出現如商品價格上升或資產價格泡沫爆破打擊經濟等不利衝擊,歐洲央行可因應形勢更靈活調整貨幣政策(若多個貨幣指標亦顯示同樣情況)或可有更多時間應對通脹。

由於歐洲央行最近愈來愈難以把通脹推高至其目標,因此央行應審視採用正式的價格水平還是名義國內生產總值目標,方能有助提高通脹預期。我們認為歐洲央行的通脹目標是可信的,但懷疑另一目標或策略是否會引致任何轉變。

棄雙管齊下方案致決裂

貨幣政策策略一直建基於兩大支柱:側重於較短期價格走勢的經濟分析和側重於較長期趨勢的貨幣分析。誠然,德拉吉甚少對方案言而不做,而似乎他更加重集中於經濟及金融市場數據的短期波動,這可能解釋了為何有部分管理委員會成員反對他推行的一籃子政策方案。

還有一種情況是,多個貨幣指標在某特定時間的效用不及於其他時間,但不會有央行對這些指標全部不作考慮。

當歐洲要成立新央行時,或許將不會再發展「雙支柱⌋策略。鑑於情況並非如此,而且專注於貨幣發展有利於借助德國央行抗擊通脹的信譽,我們認為沒有理由需要放棄有關方案,這亦可能加深理事會不同部門間不必要的分歧。

歐洲央行已推行如發放前瞻性指引及購買資產等多項新政策措施,從評估推行上述措施的經驗,有助找出在何種情況下應採取此等措施的共識。由於部分理事會成員僅會在通貨緊縮風險較高時購買資產,他們在此議題上欠缺共識,這正解釋了為何在上次理事會會議落得普遍反對重啟購買資產措施的結果。

正式投票有助幣策決定

至目前為止,理事會的貨幣政策決策均在欠缺正式投票程序下產生,然而,9月的政策會議顯示,有關共識並非如最初估計般具普遍性。正式投票程序能帶來更高透明度,同時給予較少發聲的理事會成員更大的發言權及影響力。把貨幣政策的決策權給予理事會而非歐洲央行行長乃基於充分理由,即委員會通常能作出較個人更佳的決定,歐洲央行前行長特里謝(Jean-Claude Trichet)嘗試代整個理事會發聲正好反映這點。相反,德拉吉嘗試領導及說服理事會接受其認為合適的政策,其卓越的領導能力或可挽救歐羅,但理事會成員及其原籍的成員國有時或會因其反對意見未獲考慮而感到挫敗。投票有助確保每個人均有發言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