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外匯 | 2019-09-04 05:00

Bluford Putnam: 【人民幣】貶值背後的力量

放大圖片

美國總統特朗普於今年5月中旬放寬了對中國科技巨頭華為的一些限制,而中美兩國亦同意停火並恢復談判。在停火期間,人民幣兌美元滙率大多於6.92和6.87之間。考慮到世界各地正發生的一切──美國聯儲局削減利率、霍爾木茲海峽重要石油航運通道的動盪、香港的示威及更多的英國脫歐鬧劇等,該滙率水平實為一個非常狹窄和穩定的範圍。其後在8月1日,當美國貿易談判小組從上海返回華府時,特朗普突然打破了停火協議,威脅對額外的2000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徵收10%關稅,當中包括消費品和節日玩具。中國於8月5日作出回應,允許人民幣突破7算,將人民幣兌美元滙率推向7.05至7.10。

人民幣升值與否一向直接取決於對中美達成貿易協議是否持樂觀態度。貿易協議可為中美兩國帶來非常正面的增長預期,而現在的情況卻正好相反。

特朗普等待大選之後

最近兩國針鋒相對的事態發展,令可以達成任何貿易協議的可能性變得甚低。事實上,美國在如此敏感的談判中途威脅徵收更多關稅,顯然是傳遞了一個強烈的訊息,表明美國其實並不真正想達成協議。美國現時的立場似乎是保持對中國施壓,並觀望其經濟接下來的變化,換言之把任何協議延後至美國大選之後。

對中國主席習近平而言,在政治層面上最重要的一點是,免於被視為受美國欺凌。因此,採取強硬的立場是符合政治意義的。人民幣貶值亦有效地消除了關稅威脅,使中國商品以美元計價更為便宜。

失去以外儲撐人幣動力

人民幣貶值之路能走多遠將是十分有趣的一個議題。人民幣兌美元滙率曾存在一個無形的障礙,即7元人民幣兌1美元。中國政府此前並不願意突破這個關口,怕導致美國進一步提高關稅。現時,由於關稅無論如何還是要徵收,不過是從9月1日延後至12月15日,中國當局失去了動用外滙儲備以維持7算水平以上的動力。倘若中國經濟增長進一步減速,或出口停滯導致外資流入減少,那麽市場自然會見到人民幣進一步貶值。在這種情況下,任何貨幣貶值都將歸因於市場力量而非外滙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