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外匯 | 2019-06-19 05:00

李若凡: 【港元】港息高企屬暫時性

放大圖片

2008年以來全球央行携手放寬貨幣政策,再加上中國經濟快速擴張,帶動大量資金湧入香港市場。穩定和平靜從此變成了港元外滙和貨幣市場的新常態。

直至2017年下半年,銀行業總結餘(衡量銀行間流動性的指標)規模開始縮減,港元外滙和貨幣市場的平靜才悄然被打破。2017年8月至10月期間,金管局增發外滙基金債券和票據,令銀行業總結餘由2600億港元下降至1800億港元。加上股市下半年的牛市下幾個大型IPO獲得熱烈反應(例如閱文於10月底招股凍結5200億港元),以及季節性因素的影響,導致短端港元拆息出現顯著漲幅。其中,1個月港元拆息於2017年9月底至12月底期間由0.42厘震盪上漲至1.24厘,創2008年以來最大漲幅。

港息低刺激利息交易

隨後,美國聯儲局於2018年進一步加息。相反,香港相對的充裕流動性,支持港元拆息繼續低位徘徊。港美息差保持較大距離,驅使投資者不斷增加沽港元買美元的套利交易。去年4月至今年4月初期間,積極的套利交易間歇地將港元推向弱方兌換保證水平,並迫使金管局出手干預,從而導致銀行業總結餘由1800億港元,下跌69.8%至當前的54億港元,這是2008年以來最低水平。

受銀行間流動性收縮的影響,市場參與者對短期潛在抽緊資金的因素(包括季節性因素及大型IPO等)變得十分敏感及慌張,伴隨着港元外滙和貨幣市場的波動性顯著上升。回顧今年4月份,當時市場擔憂若金管局再度干預將進一步推低總結餘,同時消息指部分銀行不願拆出大規模的閒置資金,再加上時隔大半年的大型IPO(申萬宏源)於4月中開始招股,導致市場一度出現恐慌囤積資金的局面。1個月港元拆息於4月上半月期間由1.65厘上升至去年底以來最高的2.14厘。

4因素推升港元拆息

兩個月後,市場又再迎來一系列干擾流動性的短期因素。第一,半年結。為了粉飾櫥窗,銀行通常在6月底之前積極囤積資金。第二,香港上市的中資企業集中派息。這通常於6至7月帶來强勁的港元需求。第三,潛在的大型IPO。短期内,香港將迎來兩個大型IPO包括百威(消息稱規模高達50億美元),和阿里巴巴(據悉規模高達200億美元)。雖然近期股市氣氛低迷,但中國電商巨頭的號召力應該不會太小。即使反應欠佳,兩個如此大規模的IPO也將凍結一定資金。

第四,政治因素一度增添市場對潛在資金外流風險的擔憂。受這些因素的影響,市場再次出現恐慌平港元沽盤並囤積港元資金的局面。因此,1個月港元拆息在短短3天內抽升60個基點,至2008年以來最高的2.63厘(6月13日),甚至導致港美拆息出現倒掛。

港銀行不急於降息

雖然6月13日過後,港元拆息全面回落,但在季節性因素及大型IPO效應消退前,為了避免承擔更高的資金成本,市場參與者依然傾向於囤積資金,即使拆出資金亦保持十分謹慎的態度。換言之,未來一兩個月內,港元拆息和滙價可能繼續高企。這驅使部分商業銀行上調定期存款利率以爭奪客戶存款,並導致H按利率持續高於以最優惠貸款利率為基礎的封頂位,反映出當前香港銀行業融資成本較高。因此,無論下半年聯儲局立場如何轉變,香港銀行業也並不急於下調最優惠貸款利率。

當然,香港亦無需與世界背道而馳,上調最優惠貸款利率。在香港資本外流風險可控的情況下(全球主要央行轉鴿,緩和了香港資金外流風險,而香港龐大的外滙儲備也有助減輕資金外流壓力),無論是季節性因素還是大型IPO,對資金面帶來的干擾多數是暫時的。一旦短期干擾流動性的因素消退,筆者預計港元拆息將從高位回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