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中國 | 2019-05-30 00:00

【市場觀點】人民幣大幅貶值壓力不大

放大圖片

5月初以來,美元兌人民幣滙率由6.7左右貶到6.9左右,引發市場關注。從基本面看,中美貿易衝突升級是人民幣貶值的直接觸發因素,同樣情況去年也發生過。但當前中美經濟基本面差距縮小,美國聯儲局也暫停加息,人民幣大幅貶值壓力不大。

今年貨幣走勢一波三折

今年初以來,人民幣兌美元滙率走勢可是一波三折。年初至2月底,人民幣兌美元滙率升值2.5%。2月底至4月中旬,人民幣兌美元滙率呈現水準盤整態勢。4月中旬至5月下旬,人民幣兌美元滙率從6.70貶值至6.91,貶值約3%。

年初人民幣兌美元滙率升值,有兩個主要原因:一是首季中國經濟企穩止跌,以及市場對於美國經濟增長前景的信心轉弱,中美雙邊長期利差重新擴大;二是中國的跨境資本流動明顯改善。

至於導致近期人民幣兌美元滙率貶值的主要原因:一是中美貿易摩擦再度加劇;二是國內經濟增長或再度面臨下行壓力;三是中美雙邊長期利差再度縮小。

從經濟基本面的角度分析,外部環境不確定性加大,導致年內出口一定程度承壓。5月初特朗普宣布將對從中國進口的2000億美元商品關稅稅率從10%提高至25%,並威脅對另外3000億美元商品也徵收關稅。中國也進行相應反制。類似情況在去年也發生過,去年9月美國宣布對從中國進口的2000億美元商品徵稅10%,此後兩個月,美元兌人民幣滙率從6.8附近下跌至6.9。

市場擔心貿易戰會對中國經濟帶來負面衝擊,根據IMF的研究,如果美國對所有從中國進口的商品徵稅25%,或將降低中國經濟增長率0.5至1個百分點。

國內4月出口、社會零售、工業增加值以及製造業投資等經濟資料一定程度不及預期。高頻資料也反映5月生產繼續走弱。從需求來看,5月以來30大中城市商品房日均銷售面積同比由漲轉跌;100大中城市土地成交面積按年跌幅擴大,成交總價按年漲幅擴大。從生產來看,5月以來六大發電集團日均煤耗按年跌幅擴大,全國高爐開工率按年轉負。

從交易層面看,今年以來,中美利差持續走擴,由1月最低的0.3%升至4月最高0.9%,近期開始收窄至0.85%。根據跨境資本流動,利差的變動將導致投資者在滙率市場上進行交易,因此中美利差由走擴轉為收窄導致近月人民幣滙率貶值。

中美增長形勢此起彼落

與去年不同的是,兩國基本面的差距已沒去年那麼明顯。去年美國經濟一枝獨秀,美聯儲激進加息,美元指數持續上升。今年美國多數先驗指標預示經濟放緩,美國聯儲局暫停加息,美元指數上漲動力也比不上去年。今年首季中國經濟增長超預期,雖然近期經濟再度面臨下行壓力,但國內持續支援實體部門融資環境改善,財政政策結構性擴張着力擴大居民購買力、支持國內消費需求,改善企業盈利前景,中長期經濟增長仍有韌性。

中國央行發布2019年第一季貨幣政策執行報告,表示貨幣政策在總量上保持定力,不搞「大水漫灌」,結構上持續支援民營小微企業融資,利率下行空間較為有限,這意味着中美利差難以構成人民幣滙率趨勢性負面因素。而且,中國國際收支較為穩定,即使在加徵關稅力度比去年更大的情況下,人民幣也未明顯大幅貶值。

 

 

作者為太平金控.太平証券(香港)研究部主管 陳羨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