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宏觀分析 | 2019-04-04 05:00

梁振輝: 【孳息倒掛】新興市場醞釀升市

放大圖片

投資市場踏入4月份繼續向好,雖然中美雙方仍在進行貿易談判,英國脫歐仍然未見曙光,但正如早前指出,此等政治事件對投資市場影響往往短暫,反而聯儲局在3月份會議的鴿派取態卻是相當重要,可望成為支持第二季以致是2019年餘下時間投資市場表現的重要因素。筆者更相信目前市場對個別新興市場的憂慮將會逐步減退,整體新興市場資產或正在醞釀升市,成為後市一個重要的投資主題。

全球央行偏鴿三大利好

市場在年初時仍然相信美國聯儲局今年可以加息,但隨着3月底的會議宣布今年不會加息,且將在9月份結束縮減資產負債表的計劃,為聯儲局正式採取鴿派取向展開了序幕;加上全球各地央行亦先後表達相近的立場,全球央行偏鴿成為重要發展。

筆者認為央行偏鴿的影響主要有3方面。首先是有望延續經濟周期,雖然市場目前對經濟衰退的憂慮仍然揮之不去,但在央行果斷行動下,料有望推後可能出現的衰退,為2019年的投資市場帶來穩健的支持。另一方面,央行偏鴿亦有助限制債息的升幅,以致壓低實際利率,既有利商業借貸活動,亦繼續支持債券市場的氣氛。最後是聯儲局不加息的決定,料將推動美元中線走低,對新興市場的資產將是好消息,亦是筆者推測新興市場或在醞釀升市的重要因素。

孳息曲線倒掛仍要觀察

近期美國孳息曲線「倒掛」一度成為市場焦點,但隨着美債本周出現回吐令長債息上升,「倒掛」情況逆轉亦降低了市場的憂慮。雖然美國3個月期票據息率高於10年期的債息的所謂「倒掛」情況,是一個可靠的訊號反映美國正步向衰退,但要留意以往的例子反映,由債息「倒掛」到真正衰退之間的時間差可以由6個月到27個月,意味此指標對何時出現衰退並無太大的參考價值。

更重要的是,投資市場往往在衰退之前的6至9個月到達頂峰,並見頂回落。故單單因為債息「倒掛」而改變投資或許有點過急,因為筆者認為投資者應視「倒掛」為一個警號,需要為下一步行動作出準備,但卻不易操之過急。筆者仍然認為,股票市場在目前的大環境下仍然有望成為表現突出的資產,而近日中國數據向好亦有助降低市場對經濟的憂慮。

亞股是新興市重心之選

第一季全球股市表現向好,差別只是升幅的高低。踏入第二季全球股票仍是筆者最為偏好的資產類別。在筆者的評估中,全球股票將有75%機會跑贏其他資產類別。在聯儲局轉向鴿派及美元可能疲軟的前題下,筆者看好新興市場潛在的機遇。亞洲不計日本繼續是筆者最偏好的地區股票市場,其次是非亞洲的新興市場。驅動此等股市做好的因素包括,中國的刺激政策以及筆者對認為美元在2019年將會見頂走低的看法。

美國股市雖然排名不及亞洲及新興市場,但仍是筆者核心持倉之選。筆者預計未來6至12個月美國股市仍將提供正數回報,支持的因素包括金融市場環境較為寬鬆、投資者消化第一季盈利疲軟的情況,以及生產力上升抵消了較高的勞動力成本,令企業利潤率保持一定韌性。筆者偏好股票市場的觀點存在的風險在於:美國經濟增長和盈利出現衰退、美國貨幣政策大幅收緊,以及中國經濟增長疲軟。

以債券作穩健防守

雖然筆者看好股市前景,但仍認同目前價位較年初已經大幅上升,故短線走勢或會轉趨反覆波動。而作為一個穩健的投資者,債券仍然可以視為核心投資配置之一,因為多元化的投資部署(最少包括股市和債市)在經濟周期的尾聲中仍然相當重要。聯儲局轉向偏鴿的溫和立場明顯有利債券,同時降低收益率急劇上升或價格急劇下跌的風險。在筆者的評估中,美國的10年期國債收益率(目前約2.4厘)可能在未來12個月趨向於2.75厘左右穩定下來,意味整體債市走勢平穩。

在加息無望下,市場對新興市場資產的需求料將增加,筆者亦看好新興市場美元政府債券,因為它提供具有吸引力的收益率,估值亦相當合理,更有望在美元走低下吸引更多的資金流入。亞洲美元債券亦是另一核心之選,其高信貸質素及防守特性將有助投資者面對未來可能出現的波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