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亞洲(日本以外) | 2019-02-04 05:00

陳致強: 東盟市場翻身 菲律賓料跑出

放大圖片

告別2018年的慘痛回憶,筆者認為東盟股市於今年有望一洗頹風,菲律賓和印尼兩大市場尤其可看高一線,筆者今次將集中剖析菲律賓。

去年左右股市表現的兩大因素,分別是利率抽升及油價高企,但到了今年,美國聯儲局官員的口吻已由鷹轉鴿,加息步伐料會放慢,大大減輕亞洲貨幣的貶值壓力。與此同時,國際油價亦已由高位大幅回調,這對菲律賓等石油進口國而言是一大好消息,其經常賬有望改善。

筆者之所以對菲律賓市場看法正面,原因有數個。首先,市場原本預期菲律賓央行今年會再加息50至75點子,但當地的通脹似乎已經見頂。假設油價仍然維持在現水平,在基數效應下,菲律賓的通脹料將持續放緩,意味該國央行不用再承受加息壓力,甚至有可能於下半年下調存款準備金率。

菲企盈利增長突出

從股票的角度來看,估值應該不用進一步下調。同時,不論以絕對值還是與東盟整體市場相比,菲律賓股市的估值也頗為吸引。至於債券方面,由於市場對當地的通脹及加息預期有變,料當地債券的收益率也將會穩定下來。

其次,去年大部分時間,菲律賓的企業盈利均在下調,但踏入2019年,下調的步伐已開始放慢。市場預期2019年當地股市的絕對盈利增長達到12%,遠高於區內的7%平均增長水平。菲律賓的企業盈利增長前景頗為吸引,例如當地的房地產收益繼續穩健,2018年9月住宅預售按年大增24%,同時租賃市場仍然甚具活力。

稍後選舉或成噪音

其實菲律賓的經濟數據頗為不俗,例如當地的信貸增長率便高達18%。雖然在基數效應及金融緊縮的影響下,未來信貸增長或會放緩,但相信增幅仍有望達到雙位數。整體而言,菲律賓的內需市場持續向好,而且受到今年5月份該國中期選舉前的選舉相關支出推動,該國的2019年國內生產總值(GDP)可望錄得6.5%至7%增長。

說到中期選舉,未來市場難免會出現政治噪音。如果現任總統杜特爾特的受歡迎程度進一步下降,並影響到他在國會的支持度,則經濟改革的進程就可能受到拖累。舉例,該國政府本希望推動下一階段的稅制改革,將企業所得稅率從最高的30%降至20%,但最終能否通過,則可能要視乎中期選舉結果而定。不過,即使菲律賓延遲財政改革,相信也不會對該國政府的財政狀況造成負面影響,也不會影響基建等優先支出項目。

看好銀行房地產股

目前菲國的外國直接投資佔GDP比例仍在上升,對經常賬造成一定壓力。服務出口佔GDP的比重亦繼續上升,與此同時,以美元計價的滙款增長卻在放緩,但很可能只是受到菲律賓披索貶值所累。現時股票投資者的倉位比例為19%,幾乎與長期平均值一致。

不過,菲律賓的經濟仍有不少挑戰,例如該國的經常賬赤字仍在上升,如果新興市場資產再次出現沽壓,投資者可能會率先離棄擁有經常賬赤字的國家。雖然我們應該要明白,菲律賓之所以擁有經常賬赤字,乃是投資支出增加,以及外國直接投資增長下的結果。

此外,到目前為止,菲律賓的不良貸款並沒有惡化的趨勢,然而菲律賓央行於去年共加息175個點子,在央行收水下,或會導致信貸增長惡化,繼而波及資產的質素。而財政改革一旦延遲,也可能會影響基建支出,不利整體經濟。

總括而言,筆者較為看好菲律賓的銀行和房地產,原因是其盈利增長不俗。另外,披索反彈及通脹見頂,料會增加消費者的購買力,利好消費相關企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