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亞洲(日本以外) | 2018-12-19 05:00

Robert Carnell: 2019經濟形勢困難中見曙光

放大圖片

有人說,作為一名經濟學家,保持樂觀是最好的心態。幸運的是發生災難比遇到好年頭的機率還要低,而當一切順利時,沒有人喜歡悲觀主義者。因此,考慮到這一點,筆者將試圖積極地去剖析明年的環球經濟形勢,但這並不容易。

貿戰及刺激力度減弱

首先,2019年的基本經濟展望已經包含兩個相當令人不快的因素:1)貿易戰的升級,2)美國經濟增長放緩。

貿易戰升級預料大有機會發生: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美國總統特朗普在二十國集團(G20)峰會晚宴的貿易討論似乎不太樂觀,而至今的結果不值得慶祝。

中國將購買更多美國食品,這並不意外。而巴西也已沒有大豆出售。至於削減汽車關稅只會重整美國汽車在中國的價格,使其和歐洲汽車的價格一致。當上次兩國關稅稅率相同時,中國也沒有購買許多美國汽車,因此,筆者認為現在並沒有理由改變此情況。美國貿易逆差將進一步擴大,對華的雙邊貿易逆差亦會增加。這與受稅收改革所影響的美國消費者和企業行為有關,與中國的情況並無太大關係。

即使在貿易戰升級之前,中國經濟增長已開始承受負擔,不論中國GDP最終數據的如何,採購經理指數已證明了這點。

現在全國上下運用政策工具以盡量減低貿易戰所帶來的嚴重影響,但將此視為中國的反擊手段就大錯特錯—這只是「孫子兵法」中「收拾殘局並撤退」的戰略。

若將貿易戰及財政刺激力度減弱而導致中美兩國經濟放緩的影響結合起來,相比已經不甚出色的2018年,2019年實在可期望為非常疲弱。

亞洲貨幣壓力或緩解

不過,其實並非一切都如想像般惡劣。疲弱的前景在某方面可能為亞洲經濟體帶來一些緩解。首先,聯儲局加息風險正在加劇,目前市場定價以假設今年12月加息後2019年再加息一次為基礎,我們認為這預期合理。當然,如果利率進一步提高,然後再下調,也會得到同樣的結果。

這意味着明年的美元前景並不樂觀。美元一開始可能升值,但隨着財政刺激力度減弱,加上貨幣政策進一步被收緊的可能性降低,美元走弱有望緩解亞洲貨幣貶值的壓力,給予印尼銀行和菲律賓中央銀行等亞洲央行一些喘息空間,讓它們降低利率,並利用國內需求推動經濟增長。

油價也可以為亞洲經濟提供一些支持。OPEC+成員國已同意減產,預計油價將在2019年某個時候見底,並重返每桶70美元的水平。這對亞洲而言是個好消息,因石油生產國將會有足夠的收入購買亞洲的出口產品,並同時維持價格於低水平,保障石油淨消費國(例如印度)免受過度寬鬆的經常賬戶赤字和通貨膨脹所帶來的的影響。

總括而言,2019年的經濟前景比今年黯淡,但仍有一線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