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宏觀分析 | 2018-12-08 05:00

張劭聲: 中美和談揚股滙 後市還看息率

放大圖片

隨着二十國集團峰會正式圓滿閉幕,中美貿易的緊張關係得到了市場期盼已久的紓緩,環球市場也在會議結束隨後一日相繼上揚。股、滙、債市也基於各自原因釐定了新的支持點,給予市場參與者一個較明朗的後市觀點,從而作出相對部署。

對於這個起伏波動的2018年,投資者若有意在剩餘的一個月作最後衝刺,以抵消過往數月的低迷表現,目前的時機可能是本年度的尾班車。若要在年底贏得最後一仗,認清後市的潛在風險是首要的。所說的不確定風險主要有兩者:其一是美國聯儲局的政策取態,另外就是人民幣的中短期走向。

聯儲取態引發不同揣測

回顧上周聯儲局的副主席克拉里達(Richard Clarida)和主席鮑威爾(Jerome Powell)接連兩日內先後在不同場合演說。雖然雙方向公眾表達的訊息大致上是同出一轍,意指聯儲局對未來加息步伐不設固定節奏並會保持靈活性,但兩人的用詞和語調卻令外界有截然不同的揣測。

前者強調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會基於實質數據作加息決定,但仍偏向緩步着力的可能性;相反後者卻確認目前聯邦基金利率只是「僅底於」(Just Below)中性利率範圍,與他於一個月前演說的立場存在明顯差異,令外界認為聯儲局開始有重新審視加息機會率的意思。就兩人短短兩日內的演說,已對美元外滙市場帶來了波動,美元兌日圓於演說完畢後曾一度突破114關口(相比演說前的113.415),可見貨幣對消息面的敏感性有多大。

浮現美國經濟放緩跡象

在12月餘下的3周,美國還有多項數據出爐:消費者物價指數CPI(12日)、就業(13日)、零售(14日)、房屋(18日)和GDP(21日),影響程度雖然不一,但每項也能反映當前的經濟狀況,為聯儲局提供對美元加息部署的數據。同時市場上也開始浮現經濟放緩的跡象,最明顯的莫過於美債孳息率曲線(Yield Curve)已開始有倒掛(Invert)的傾向,意指遠年期債孳息率較近年期債為低。儘管孳息率曲線只是一個轉向的指標,並與經濟衰退沒有必然的因果關係,但美國經濟不可能像年初般強力增長也是不爭事實。

基於上述因素,作為美國央行的聯儲局已有不能持續加息的壓力,相信這是鮑威爾與委員會要在未來一年面對的挑戰。至於聯儲局官員與市場參與者的看法是否一致,以致會否對市場帶來預期以外的衝擊,投資者便要留意後續的公開演說和會議結論。

人幣跌穿七算機會仍大

此外,離岸人民幣走向也是市場一大熱點。自今年第二季末人民幣急遽貶值,美元兌離岸人民幣由6.40相對低位,於兩個月內急速躍升至6.90區間,市場更一度傳出「穿七」的說法。

回顧當時,6月中旬正是中美貿戰的最初期,美國(6月15日)正式公布對華進口的徵稅清單,隨後(16日)中國立即宣布反擊措施,兩國互相拉鋸使滙市產生波動,市場上的擔憂情緒逐漸反映在人民幣滙率上。其後(24日)中國人民銀行決定實施定向降準增加貨幣供給,與聯儲局的收緊貨幣政策背道而馳,息差擴大奠定了人民幣於下半年持續貶值的舞台。

如今「特習會」後雙方同意把關稅問題擱置90日,市場得到了關鍵的喘息空間。但問題核心是90日的時間足夠為兩國就複雜的貿易議題達到共識嗎?要是不能達成協議,兩國往後的取態又會如何?自有歷史以來,貿戰只會愈演劇烈,升溫似是故事唯一的方向。若是局勢真的如此發展,相信人民幣的未來走勢與2018下半年也不會相差很遠,「穿七」的可能性也不會有很大的質疑空間,剩下的就只是時間性的討論。對於有投資遠期外滙產品的參與者來說,這機遇可比投資其他產品來得更實在更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