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宏觀分析 | 2018-10-24 05:00

Robert Carnell: 美中期選後 當心貿易前景惡化

放大圖片

近期市場中最為妄想的概念,莫過於認為若共和黨在美國11月中期選舉中失利,總統特朗普將會意識到其政策的不足,繼而採取更包容及樂於商討的態度以應對全球貿易關係。

筆者一直認為,此見解是因為優柔寡斷的分析態度所造成,既總是側重以含糊不清的情況作為分析的基礎,且極端值的分布可能出現「肥尾」(fat-tailed)情況,例如英國脫歐,甚至美國總統選舉本身的風險等亦從未被考慮。

試想想,在失去眾議院控制權的情況下(參議院的優勢也有可能同時被削弱,儘管這可能性不大),為什麽美國總統會放棄他唯一權利不受約束的政策領域?再加上其對華政策一致贏得來自公衆以及兩黨的支持 。

貿易戰升級更合邏輯

假如民主黨勝出,特朗普甚至可能將落敗原因歸咎於未有積極地採取強硬手段,利用自己可完全控制的唯一政策工具獲勝,因此貿易戰升級的結果似乎更合邏輯。

最近在香港舉行的新興市場交易商協會(Emerging Markets Traders Association或EMTA)會議上,筆者與市場專家小組討論此問題,得到的結論是:

1. 市場的確曾經普遍認為,若共和黨在中期選舉大敗,美國理應減弱其貿易攻勢;

2. 這種想法確實是有漏洞,但;

3. 現在市場看法已有所改變──貿易戰的前景已經惡化。

是什麽導致這變化?

升級至國家安全問題

貿易戰的前景受諸多因素影響,而副總統彭斯在最近的一次演講中已提及了大部分,包括:

• 中美海軍在南中國海的對峙將貿易糾紛升級至國家安全等議題;

• 中國間諜晶片醜聞亦同時觸及到美國安全擔憂的問題;

• 美國、墨西哥和加拿大3國新簽署的《美墨加協定》貿易協議,其中的「非市場經濟國家」條款阻止任何一個協約國和中國簽訂貿易協定,從而試圖離間中國與其他國家之間的關係,並有可能使中國被擠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

• 美國指控中國早前干預中期選舉──這暗示更多國家安全顧慮。

簡而言之,美國政府已明確地表明,沒有打算進一步向中國尋求貿易讓步。這場鬥爭已超越了性質單純的貿易戰,並觸及到國家安全問題。

因此,中美磨擦不再停留於貿易層面上,而是一場爭奪世界霸權,包括在軍事能力方面。任何暗示兩國尋求和解的消息,例如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特朗普是否會在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舉行的二十國集團(G20)首腦會議上有對話,顯然是天方夜譚。

倘若共和黨在中期選舉中表現遜色,會導致更多貿易挑釁和敵對外交政策, 我們就應當做好心理準備。那麼美國經濟的前景會如何?

要數最近的負面發展,特朗普公開支持最高法院大法官候選人卡瓦諾,以及前競選經理馬納福特詐騙罪成,和前私人律師科恩捲入的「通俄門」事件,均令特朗普支持度下跌,縱然後者已被公眾漸漸淡忘。

特朗普為失利找藉口

至於對特朗普而言至今都一直相當正面的因素,就要說美國經濟和市場的強勁表現。但是,隨着近日股市下跌,除非他能成功地將責任歸咎於聯儲局加息的決定,否則其支持度將會變得岌岌可危。

然而,對於那些希望看到共和黨在選舉中失勢,以及特朗普政策隨着失去眾議院控制權而受到限制的人而言,當心一語成讖,因這不僅可能使貿易緊張局勢惡化,還可能引發國際安全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