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宏觀分析 | 2018-08-06 05:00

陳致強: 改善貧富懸殊 各界可作貢獻

放大圖片

最近筆者與同事安聯環球策略師杜納恩(Neil Dwane)討論貧富懸殊這個全球迫在眉睫的經濟和社會問題,發現收入和財富分配不均的情況有惡化之勢。聯合國數據顯示,在2016年,美國最富有的1%人口,便擁有當地整體財富的38%,而這只是冰山一角,貧富懸殊已成為全球問題。

近年,全球化所帶動的全球性製造業,使貨品能以低成本集中生產,並提高了市場對高科技製品等消費品的負擔能力。然而,生產力轉移至發展中國家,卻扼殺了發達國家多個行業的發展,採礦和鋼鐵等傳統人手密集的行業漸遭淘汰。

另一方面,機械人、自動化和人工智能的興起,也威脅到傳統工種的就業情況,令收入和財富不均的情況加劇,甚至窒礙下一代的發展機會。

寬鬆貨幣政策加劇問題

隨着金融市場的規管放寬,金融全球化有利於富人累積更多財富,導致貧富差距加劇。那些早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已開始涉足投資市場的人士,獲得了豐厚回報,特別是過去10年,各國央行的超寬鬆貨幣政策推動資產價格大幅上漲;反觀那些沒有投資於風險資產的人士,開始發現自己與富人的差距愈走愈遠。

在新興地區,財富不均是一個重大議題,區內只有少數人能擁有自置居所,以及足夠的儲蓄及退休儲備。另一邊廂,在發達國家,富裕人口的稅務負擔不斷減少,導致社會安全網變得緊張,一般人愈來愈難負擔得起生活的基本開支,而且醫療保健的成本不斷上升,要享受到優質的醫療服務或累積到足夠的退休儲蓄,變得遙不可及。

放眼全球,貧富懸殊的確造成了人與人之間的猜疑,破壞社會凝聚力,更促使了政治上的派系角力。隨着社交媒體的發展,世界變得更透明開放,更多人認識到自身的財富落後於他人,最終導致民粹主義抬頭,社會因而負出沉重代價。在個人方面,人們的生活越趨繃緊,當然有損健康,而為了追趕懸殊的差距,人們或會傾向作出冒險決定。

改革稅制提供支持

即使如此,貧窮懸殊並非不可解決的問題。不論是政府、企業或者投資者自身,都能夠盡一己所能,改善當下情況,以下是數點提議。

對政府而言,當務之急是加強國民對金融市場的了解,並鼓勵投資,以提高個人儲蓄和普及投資。政府必須讓更多人,尤其是年輕一代提高他們的金融知識及經濟地位。教育是重要一環,目前各國的教育體系需要與時並進,從而提升國民技能,而學生貸款系統或需要徹底的改革。

其次,政府也可以從稅制着手。相對於高收入一族,低收入人士一般動用較高比例的收入,因此,一個更漸進的稅務政策有助將財富重新分配,換句話說,政府可以改革稅制,將之變得更公平和減少政治化。同時,各國政府必須改善社會保障網,利用新科技提升效率和減少濫用,同時優化稅款的收集過程。

推動ESG管控風險

在企業方面,管理團隊應採用更有效的方式來管理和留住員工,提供適當的培訓及支援。若然一間公司願意投放成本以回饋員工,才能留住人才,提高生產力。

最後,投資者也可以出一分力,例如向企業管理層和董事會施加壓力,使其更專注於環境、社會和治理(ESG)的相關因素。ESG策略可以應付生產力降低和貧富懸殊升溫所帶來的風險。在取得財富增值的同時,投資者也可以促進企業和社區的利益,創造更美好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