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宏觀分析 | 2017-02-13 05:00

許長泰: 2017迎來通脹升溫時代

放大圖片

過去兩年來,由於增長減慢及通脹疲弱,政府債券孳息率跌至令人擔憂的低位。然而,隨着財政支出可望增加及央行減少買債,市場正展望整體通脹率將會上升,而非下跌。本文將探討通脹回溫的情況及其投資啟示。

隨着工資開始上升,人們重新憧憬增長的前景,加上多國央行逐漸意識到擴張性貨幣政策的局限性,若干成熟國家的通脹壓力已日漸增加。這情況已預示新時代來臨:當局可能透過財政刺激措施推動經濟增長及通脹,而主要動力將來自美國新任政府擬實施的政策。

正因如此,政府債券孳息率於去年最後一季急升,反映我們正處於更高通脹及更高孳息率的臨界點。孳息率預料將於2017年上升,但不太可能會飆升至環球金融危機之前所創的高位。過去8年來一直抑制債券孳息率的結構性力量,包括量寬措施、人口結構弱化、競爭加劇限制價格上升,或會迅速逆轉。

兩項因素推升通脹

當提到通脹前景時,我們預期有兩項因素可推動通脹升溫:其一來自能源市場;其二是部分成熟國家適度加強財政刺激措施。2016年落下帷幕,標誌着環球通縮恐慌的終結。兩年來,很多成熟經濟體的通脹率均未超過1%,部分國家的通脹率更受到2015年能源價格下跌影響而變為負數。

不過,能源價格在2016年反彈,推高了環球整體通脹,令情況有所改變。石油出口國組織及非石油出口國組織成員國達成的減產協議,應會使來年油價更趨穩定及升至更高水平,而市場估計的通脹指標亦正在上升。

持政府債券或致虧損

與此同時,隨着增長預測向上修訂,美國、英國甚至日本計劃實施的財政支出政策將推動通脹上揚,至少在短期內會是如此。如果通脹通常被視為債券投資者的敵人,則現在面臨的額外風險在於,假如通脹率升速較預期快,聯儲局或因推動利率正常化的步伐太慢而「落後於曲線」。

孳息率與價格之間呈反向關係,意味着部分債券投資者將會在長時間以來首次因持有政府債券而蒙受資本虧損。較長期主權債券的孳息率現時處於極低水平,而且對利率變動的敏感度較高,意味其虧損或會相當大。

分散投資債券類別降風險

可幸的是,除了政府債券市場外,可供選擇的固定收益類別已愈來愈多,從投資級別債券到新興市場債券,投資者可靈活在當中作出配置。這些固定收益產品各有不同的到期日及存續期特徵,投資者可擇機部署,並結合投資政府債券,藉以提高整體投資組合的回報潛力。

美國經濟增長前景好轉及利率趨升,已促使投資者轉投信貸及高收益債券市場,這些資產的表現與企業狀況的連繫較大,而受到利率的影響則較小。此外,若市場發生震盪,這些資產的較高孳息率可為總回報提供緩衝,減低所受影響。

相較於這些類別本身的投資機會,更重要的是在不同債券類別之間作出靈活配置,能夠在機會出現時善加利用,從而提高回報潛力。而分散投資於不同國家及類別的固定收益產品,亦有助降低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