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21年4月26日

姚遠 基金

姚遠: 中國綠色債市是否滄海遺珠

雖然中國可能算是較遲加入全球減碳排放行動,但其「2060年達致零碳排放」的承諾卻甚為進取。

作為全球最大的碳排放國,中國需注資數萬億美元,才能在未來40年將其碳密集型經濟和能源體系改頭換面。發行綠色債券可以動用私人範疇資源,推動綠色轉型,因此中國的綠色債券市場擁有龐大的增長潛力。

成全球第二大綠色債市

對於全球投資者來說,中國綠色債券市場甚具吸引力。首先,其市場規模龐大,能容納大量外國投資者參與。正式名為綠色債券的產品在2016年才出現,但在短短5年多內,中國就已成為全球第二大綠色債券市場,佔可投資綠色債券總量近13%。憑藉此強勁增長趨勢,該市場有望在規模、深度和流動性方面進一步增長。

項目頗為多元化

第二,中國綠色債券市場在項目和信貸風險方面的多元化程度不俗。在中國,綠色債券為各種環境項目提供資金,尤其是污染物減排、生態保護、資源節約和緩和全球暖化等領域。交通運輸(以電動車和鐵路項目為主)和能源(以風能和太陽能等可再生燃料為主),佔2019年綠色債券發行量的50%以上,其餘絕大部分為節約用水、廢棄物管理和高效建築工程。此市場結構與全球綜合結構一致,但與許多頗集中於潔淨能源項目的小市場相比,則較為多元化。

最後,當前的低利率環境增強了中國綠色債券的吸引力。根據富時中國符合國際標準綠色債券指數,截至今年第二季,中國綠色債券的平均收益率為3.44%,而彭博巴克萊明晟全球綠色債券指數的平均收益率為0.58%。這種收益率溢價在某程度上是因為結構上中國利率較高,而中國投資者亦不像歐洲多數投資者般需要為綠色債券支付溢價。

各地訊息披露要求有別

另一方面,投資者需要注意這一市場的特殊風險。除了要應對半開放的資本賬戶、有限的可兌換貨幣和仍處於發展階段的債券市場之外,由於美國、中國和歐洲等各大主要市場對綠色債券標準的規例和指引略有不同,因此進一步為這項投資帶來複雜性。

如果用氣候債券倡議組織(CBI)的標準來衡量,我們會發現中國對「綠色」的定義與國際上的定義仍然存在3方面的差異。

首先,中國的標準沒有要求披露所得資金被如何使用。訊息不足是CBI在初期排除中國債券發行的一個重要因素,但隨着中國發行人加強訊息披露,這個問題已逐漸沒那麼令人擔心。

內地一半資金可用於營運

第二個差異涉及對「綠色」的定義,最明顯的例子是對潔淨煤炭項目的處理。在中國,當潔淨煤炭項目相對於常規煤炭技術的二氧化碳排放減量達到一定的門檻,就可以進行綠色債券融資;而CBI則不接受任何化石燃料項目。幸運的是,中國近年開展的潔淨煤炭項目有所減少,因為前述原因被排除在外的債券亦逐漸減少。

最後亦最顯著的差異是發債所得分配比例。2019年被CBI排除的中國債券中,有超過70%是因為這個原因被排除。CBI要求將最少95%的發債所得用於指定項目投資,而一些中國監管機構則允許不多於50%的發債所得用作一般營運資金。

縱使上述挑戰仍然存在,但對於投資者而言,這一有望成為全球最大的綠色債券市場可提供的好處和機遇,或仍遠大於這些額外的成本。

姚遠

安盛投資管理

新興亞洲高級經濟師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