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20年2月10日

Claudio Wewel 外匯

Claudio Wewel: 【私銀觀】瑞郎與黃金關係撥亂反正

2020年在若干大事下啟始,為市場增添不穩性。美伊衝突暫時升溫,加上目前中國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擴散,均導致金價飆升。此外,瑞士法郎及日圓等貨幣近期於較高位交易,令投資者再次注意這些避風港。因此,我們正仔細審視黃金與避險貨幣瑞士法郎和日圓間歷來的密切關係。

當然,以避險貨幣對沖不穩定因素的效用難以單憑與黃金的聯動作評估,然而,正值的關聯無疑對這方面很重要。正如我們指出,在過去25年間,預期的正值關聯並未有一直持續。

相對日圓,瑞士法郎與黃金的關聯明顯稍為敏感。然而,有跡象表明儘管近年與日圓相關的模式有所增強,但瑞士法郎與黃金的關聯卻發生了重大的變化,甚至轉至負數。

央行干預變成新常態

我們該如何解釋這種關聯模式的重大轉變?瑞士央行和日本央行在管理滙率方面採取不同政策。在過去30年,日本央行僅在極少數情況下才干預外滙市場,而最近一次是在2011年,當發生歐羅危機和日本東北地震(當時日圓因大規模資產調回本國而飆升)之時。日本銀行的干預十分有力,而且出手快速短暫,基本上允許日圓浮動,因此日圓與黃金的關聯並未在更長時間內扭曲。

相反,自爆發歐羅危機以來,瑞士央行干預外滙市場便成為新常態,當時瑞士央行透過捍衞歐羅兌瑞士法郎1.20的下限,打擊瑞士法郎過度升值。此後,瑞士央行便定期大量買入外幣。滙率下限變成實際掛鈎,最終消除外滙波動性,從而迫使瑞士法郎與黃金的關聯一直處於負數區至2019年,並只有在2017至2018年間曾經暫停,在此期間,瑞士央行停止干預,關聯短暫正常化。因此,瑞士央行干預外滙嚴重扭曲了瑞士法郎與黃金的關聯,並限制了瑞士法郎作為對沖避險工具的效用。

美列瑞士滙率操縱國

然而,過去幾個月,瑞士法郎與黃金的關聯已趨正常化並恢復正值,這很可能反映相較過往容許外滙波動較強的數年,瑞士央行於2018至2019年間的干預較少。此外,近期的發展顯示,瑞士央行就管理滙率方面,可能會採取較為軟化的立場。瑞士重新被列入美國財政部的潛在貨幣操縱國監察名單,很可能限制其日後干預外滙的空間。我們相信,這應增加瑞士法郎的上升潛力,並恢復其與黃金的正值關聯及作為對沖措施的可行性。因此,瑞士法郎及日圓加上黃金,應可從中期市場不確定性升溫下受惠。

Claudio Wewel

瑞士嘉盛銀行

外滙策略師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