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20年1月23日

Alex Bryan 理財方案

Alex Bryan: 【基本功】低息不利債券股票投資

在第一部分,我們討論了期限風險。在第二部分,我們會探討信貸風險。

當優質債券(例如美國國庫債券)只有低得可憐的利息(正如現時的情況),投資者或會想提高信貸風險以增加回報。信貸風險本身並不是壞事;長期來說應該可以有所回報。但讓回報目標左右你要承受多少的信貸風險,並非明智之選;特別在低利率的環境下,這樣做可令投資者承擔過多風險。

風險承受能力是首要考慮

投資者的風險承受能力理應為決定,投資組合中信貸風險高低的首要因素,但我們可以因應市場作出的風險補償程度,而作出戰略調整。目前,信貸風險的預期回報低於平均水平,但非不尋常地低。

期權調整利差(Option-adjusted spread,簡稱OAS)是測量市場對信貸風險補償的有用指標。計算方法是:有違約風險的債券的到期收益率(對贖回權作出調整)和同期美國國庫債券到期收益率的差價。此舉能鎖定利率風險以計算出信貸風險。【圖4】顯示基於ICE BofAML U.S. Corporate BBB 及 ICE BofAML U.S. High Yield Master II 兩項指數,BBB級和高收益企業債券現時和歷史平均期權調整利差。

增信貸風險提升收入是壞主意

期權調整利差和預期信貸風險/回報溢價並不匹配,因為它並不反映因為違約而降低的回報;但對投資級債券來說是很好的參考,因為這類債券甚少違約。在1983年至2016年之間,根據穆迪的數據,BAA級債券(即投資級債券中最低評級)的年度信用損失(基於違約率和恢復率)僅為0.11%,而高收益債券的年度信用損失為2.66%。

雖然OAS不是量度預期信貸風險回報溢價的最佳工具,但預測信用風險的回報則有不錯表現,如【圖5】所示。這量度標準可解釋68%針對ICE BofAML U.S. Corporate BBB 及ICE BofAML U.S. Treasury 指數於接着3年的回報差異;亦解釋了48%針對ICE BofAML U.S. High Yield Master II及ICE BofAML U.S. Treasury 指數於接着3年的回報差異。

期權調整利差每1點子的增長,代表BBB債券指數相對國債指數多2.48點子的年度化回報,而高收益債券指數的相應數字是1.64點子。持有時期愈長,期權調整利差對未來回報的影響似乎會較少。可是,在所有情況中,期權調整利差每增加1點子,對未來回報的影響都大於國債指數。這是基於期權調整利差傾向均值回歸,對初始利差的影響較大。在3個持有時期的尾段,較少的期權調整利差通常會跟隨較大的期權調整利差,反之亦然。當利差收窄,質素較低的債券通常跑贏國債。

期權調整利差也能預測BBB級債券相對於高收益企業債券的回報。然而,這種預測能力比較弱。【圖5】展示了高息債與BBB級債券期權調整利差的分別,與未來回報差價的關係。兩項指數間的價差愈大,代表高收益指數的回報愈好。

現時的信貸利差略低於平均水平,但不足以斷定投資組合的信貸風險有顯著轉變。增加信貸風險以提升收入通常是個壞主意,因為信貸風險的回報與股市及經濟有正面關係,會減低投資組合抵禦股市下跌的能力。

低息降股票與債券回報

利率對股票價值和預期回報也有顯著影響。從1978年尾到2019年8月,10年期國庫債券孳息率每1點子的上升,會帶動美國Russell 3000指數未來10年實際回報率上升1.1點子。由於股票未來現金流更不明朗,回報關係不如Bloomberg Barclays US Aggregate Bond指數般強,但這展示了股票投資者亦不能逃離利率帶來的影響。低息使資產增值和減低未來回報,不論你投資股票或債券。

(二之二)

Alex Bryan

Morningstar

北美被動式策略研究總監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