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9年12月31日

姚遠 基金

姚遠: 中國自然增長放緩 政策或續審慎

2018年經濟增長逐漸放緩後,中國2019年經濟增長率將降至6.1%,為7年以來最大跌幅。展望2020年,宏觀環境仍然危機四伏。貿易戰如火如荼,寛鬆政策保守謹慎,兩者推累經濟增長,將令2020年增長率跌至5.8%。此預測基於3個主要因素,包括經濟的「自然增長」、貿易戰前景和北京推行寛鬆政策的幅度。

在結構變化和經濟周期共同影響下,中國的「自然增長」將進一步放緩。一方面,人口老化,加上增長動力正過渡至低資本密集度產業,從結構根本拖低經濟增長。另一方面,我們的經濟周期指標顯示,經濟周期普遍為3.5年。現時周期由2016中開始,若規律持續,周期會在2019年未步入尾聲,在2020年展開新周期。

自然增長放緩外,經濟亦持續受到衝擊。貿易戰是過去一年出口和製造業疲弱的主因,亦很可能在來年持續影響宏觀經濟。幸好近期貿易談判有所進展,中美接近達成臨時協議。若協議順利簽署,應能阻止關稅進一步提高,但雙方在技術轉移、保護知識產權和更改中國產業政策等棘手問題上仍有重大分歧。

我們認為特朗普有意維持現有關稅水平,迫使北京就基本分歧讓步。在美國大選年間,貿易談判難有重大突破,雙方很可能延長休戰期,維持現況。亦即是說,2019年開徵的關稅會持續影響經濟,降低2020年GDP增長率0.2%至0.3%。

貿易戰升級促使北京近期加強寬鬆政策,但目前的規模比過去周期的更為保守。在貨幣政策方面,政府有意採用的寛鬆政策和實際的存在落差。中國人民銀行有足夠空間降低利率和存款準備金率,但北京不願加重結構負擔和影響周期,破壞金融體系穩定及阻礙貿易談判,實際推出的寬鬆政策就顯得謹慎保守。當中的影響包括推高債務水平,加劇食品價格通脹,引發房地產市場泡沫和令人民幣過度貶值。況且現時貨幣政策的最大問題並非缺乏流動性,而是廉價信貸未能有效流向私人企業。

在財政政策方面,情況恰好相反。過去兩年,政府大幅減低稅金及收費,表明財政政策是首選方案。然而,預算財政赤字接近3%,而土地銷售減少和地方政府收緊債務亦窒礙賬外融資,進一步刺激經濟的空間有限。

其次,勞動市場順利適應,是另一個令北京克制的原因。儘管官方數據顯示勞動市場有所放緩,情況並不令人擔憂。有一部分歸功於中國的經濟再平衡措施,在貿易及製造業以外創造更多就業機會,包括內需消費和服務業。

總而言之,只要勞動市場仍然強韌,北京便可繼續其審慎政策。我們預計貨幣和財政刺激措施會合共提高2020年增長率0.3%,明年的經濟增長或會持續放緩至5.8%。

姚遠

安盛投資管理

新興亞洲高級經濟師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