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9年9月30日

伍澤恩 (John Woods) 亞洲(日本以外)

伍澤恩 (John Woods) : 【私銀觀】亞洲能抵禦外來衝擊

最近幾個月,經濟和地緣政治持續衝擊市場,並持續在全世界蔓延。亞洲的敞口尤其明顯。

綜觀亞洲地區表面不斷縮小的經常賬盈餘,可知面對外部衝擊,靈活度有所下降,其中印尼和印度──兩個依賴外國資金流入的逆差經濟體──在市場波動時期尤其脆弱。

亞洲經濟體仍相對具彈性

但是,即使亞洲地區(日本除外)的經常賬盈餘有所減少(從2007年佔地區GDP的6.6%的總盈餘,降至2019年的1%),外滙儲備仍大致足以緩衝短期和中期債務。

圖:2019年和1998年亞洲經常賬盈餘佔國內生產總值

資料來源:彭博、瑞信。最新數據點:2019年6月30日

 

亞洲是一個規模巨大的能源進口地區,因此石油價格飆升無疑將對整個地區構成衝擊。事實上,亞洲進口沙地阿拉伯出口原油超過70%以上,因此石油供應遭到實質性破壞──及隨之而來的較高石油價格──或許不僅對經常賬盈餘,同時亦將對整體經濟增長產生深刻影響。

在地區主要經濟體中(日本除外)──新加坡、南韓、印度和中國(按此順序)──將因不斷上漲的石油價格遭受最大程度負面影響。僅亞洲唯一的石油出口國馬來西亞,可能在經濟增長和經常賬順差增加方面獲得益處。

換言之,較高石油價格可能拖累亞洲地區的經濟和盈利增長,而全球石油供應波動性加劇則可能迫使估值中樞下移。因此,我們僅能假定亞洲地區各國政府希望上周末的攻擊是「一次性」的,並會積極促進和游說美國及沙地阿拉伯對伊朗採取慎重的回應。

新加坡所受衝擊最嚴重

同時,中東緊張局勢加劇對亞洲而言,正是一個很壞的時機。由於中美貿易戰產生的不確定性,亞洲地區已經被急劇弱化的出口增長困擾得不得安寧。受到全球貿易增長放緩和中國經濟增長弱化衝擊,亞洲地區經濟增長預測已經下調,新加坡所受衝擊最嚴重。

值得一提的是,北亞和東南亞聯盟五大經濟體於2019年第一季轉為負增長,亞洲僅越南成為唯一呈現出口正向增長的經濟體,源於製造產能從中國向該國重置帶來的積極影響。

圖:亞洲受損最大──因弱化的全球貿易和疲弱的中國經濟增長倍受打擊

資料來源:彭博、瑞信。最新數據點:2019年9月20日

 

基本面強勁提升抵禦力

截至目前為止,市場在面臨頗具挑戰的宏觀經濟條件時一直整體具有彈性,覆蓋亞洲地區的MSCI(日本除外)亞洲指數年初至今上升5%,反映各市場的盈利或損失。例如,中國的滬深300指數上漲31%,香港恒生指數溫和上漲2%,馬來西亞富時吉隆玻綜合指數則下跌6%。

事實上,儘管經濟增長減速,亞洲經濟潛在基本面依然強勁,多數國家享受經常賬順差,以及大規模外滙儲備。較低的通貨膨脹率、整體健康的銀行體系,以及有所改善的央行監督機制,亦為投資者情緒帶來支持。同樣我們注意到,阿根廷或土耳其帶來的、向新興市場蔓延的風險應被視為相對較低,尤其鑑於過去10年以來,亞洲國家和地區愈來愈少依賴美元融資,相反更青睞它們各自國內資本市場。

更大威脅可能來自內部

儘管亞洲信貸質素具備防禦性,尤其面臨外部衝擊時,然而較少受到關注的本土地緣政治和經濟風險卻一路加劇。例如,日本和南韓之間不斷惡化的外交和貿易關係,已經蔓延至旅遊業,導致2019年8月到日本旅遊的南韓遊客數量,較上年同期減少了一半,這源於南韓自發的旅遊抵制。香港也錄得類似降幅,同樣是8月,遊客訪問數量較上年同期暴跌將近40%。

同時,持續緊張的政治局勢顯示,巴基斯坦和印度之間關於喀什米爾地區的爭端、南韓及北韓之間的爭端都鮮有緩和的跡象。的確,隨着美國明顯撤出國際舞台,專注國內事務,過去長期存在但受到抑制的地區內部爭端似乎一路抬頭,潛在最終影響也並不確定。

伍澤恩 (John Woods)

瑞信私人銀行

亞太區首席投資總監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