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9年6月5日

李若凡 外匯

李若凡: 【美元】相對强勢或能延續

雖説美國總統特朗普一直不待見強美元,但其所作所為卻不斷為美元强勢奠定基礎,例如減稅政策驅使美國聯儲局鷹派加息,並支持美國經濟跑贏其他主要經濟體,再比如去年中引發的中美貿易戰,顯著推升避險需求。

今年以來,聯儲局轉鴿、中美貿易戰停火,以及中國經濟萌發出綠芽,一度點燃市場對美國與其他主要經濟體貨幣政策及經濟分歧收窄的希望,以及對美元回落的預期。然而,特朗普5月初的一則Twitter帖文,令美元淡友再次投降。具體而言,當全球高度期待中美達成貿易協議時,特朗普於5月初突然威脅上調中國進口商品關稅,並於5月10日將其威脅付諸行動。轉眼間,貿易戰再度開火,全球避險需求應聲上漲,並導致市場對中國和歐羅區經濟持續復甦(或歐美收窄經濟分歧)的希望破滅。因此,美元指数於5月23日上升至2017年以來最高的98.37。

儘管如此,特朗普在遏制美元漲勢方面,也並非毫無作為。除了曾經出口術短暫打壓美元之外,近期特朗普推動中美科技戰,並把貿易戰的戰火延伸至墨西哥和印度,亦暫時緩和了美元的漲勢(美元指數從高位回落至97.6左右),因為貿易戰全面升級的風險,令市場愈發擔憂美國經濟難以獨善其身。

美數據轉弱遏制美元

數據也開始顯現出美國經濟增速放緩的跡象。具體而言,美國5月製造業PMI意外下跌至2009年以來最低的50.6,遠不如預期的52.6。其中新訂單指數自2009年8月以來首次跌入收縮區間。另外,服務業PMI由53.0急速下挫至2016年以來最低的50.9。作為領先經濟指標,PMI數據疲軟再加上樓市數據轉弱,暗示美國第二季經濟或未能延續過去數季的强勢。

而市場也普遍預測第二季GDP增速可能放緩至1.5%下方。因此,近期聯儲局減息的呼聲高漲,伴隨着10年期美債孳息下跌至2017年9月以來最低的2.12厘,並為美元帶來一些壓力。

不過,筆者依然認為美元將繼續在高位徘徊。經濟方面,歐美經濟或仍保持一定分歧,從而支持美元。雖然特朗普減稅政策的利好逐漸減退,同時貿易戰的衝擊開始顯現,惟美國當前經濟表現尚未遜於歐羅區。歐羅區5月製造業PMI連續第四個月處於收縮水平。中美貿易戰重新開火,加上歐羅區的政治風險及英國硬脫歐的不確定性,將進一步增添歐羅區經濟復甦的難度。

經濟及利率保持優勢

利率方面,雖然市場對聯儲局減息預期升溫,但除非通脹數據持續低於目標(聯儲局5月會議紀錄指出,PCE通脹指標下行是暫時的),經濟表現不如預期(聯儲局對經濟預期已十分保守),以及美股如去年底般大跌(去年12月標普500指數下挫16%,而近日該指數僅從高位回落6.9%),否則當局未必急於下調利率。

相反,繼紐西蘭儲備銀行減息後,澳洲儲備銀行6月也減息。而經濟前景不明朗及溫和通脹也將驅使歐日央行維持超低利率。因此,美元利率仍可能較其他G7貨幣保持優勢。

環球風險增利美元需求

避險需求方面,全球充斥的風險事件,可能間歇地推升避險需求,從而利好美元。首先,就中美貿易戰而言,隨着貿易戰演變為科技戰,中方立場日益强硬,暗示未來貿易戰進展難言樂觀。而貿易戰延伸至墨西哥及印度,亦加劇貿易風險全面升溫的風險。其次,就英國脫歐而言,英國首相文翠珊於6月7日辭去黨魁職務後,若硬脫歐派人士擔任新黨魁,可能把英國推向硬脫歐甚至無協議脫歐的局面。最後,就歐羅區政治風險而言,除了意大利財政問題之外,歐洲議會選舉結果顯示民粹主義抬頭,或為長遠歐盟穩定性埋下隱患。

整體而言,短期內,美國與其他主要經濟體的經濟和利率分歧料難大幅收窄。再加上避險需求間歇上升,或有助美元指數繼續在95至98.3的高位整固。

李若凡

華僑永亨銀行

經濟師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