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2019年5月7日

王良享 北美

王良享: 美聯儲保險性減息大條道理

上周美國聯儲局議息,一如市場預期,保持聯邦基金利率不變,但將給予金融機構的超額準備金利率下調0.05%。換句話說,聯儲局認為雖然就業市場仍然強勁,但通脹回落不構成經濟過熱危機,故此無須於短期內加息。

另一方面,聯儲局主席鮑威爾則認為低通脹環境是「短暫」情況,就業市場持續收緊,最終必令薪資水平上升,引發通脹。況且,聯儲局已於早前宣布縮表將於9月份暫停,屆時市場流動性就會更加充裕。

因此,聯儲局表面上減低超額準備金利率只是權宜之計,冀將部分流動性從聯儲局中趕走,令銀行間的拆借市場更活躍。中、長期來説,聯儲局只會以數據為本。況且,美國經濟增速雖然放緩,但今年首季仍企於3%以上。

自從鮑威爾執掌聯儲局以來,至今10次議息的投票都是一致,似乎所有聯儲局官員都有相同意見,那美國利率豈非有一段非常長時間會停留在現水平?利率期貨市場又怎會出現明年第二季前有減息四分一厘的預期?

美國增長表面風光

最近常聽到「保險性減息」(Insurance cut)一詞,就是説明聯儲局其實並不如想像中般團結,及對決策如此的有信心。一致性的決定是因為「壓力愈大,反彈愈大」的自然規律。歷任聯儲局主席及官員都以授命於國會(即人民)而非政府為己仼,亦由於憲法賦予充分就業與控制價格水平(即通脹)兩個神性𣎴可侵犯的任務非常明確,因此任憑總統特朗普及副總統彭斯都不停以口頭干預,呼籲減息,聯儲局公開巿場委員會都不為所動。

為何聯儲局可能會有「保險性減息」?周日晩特朗普忽然宣布對中國的2000億美元進口關税於一周後從10%提升至25%,並積極考慮對未徵關税的進口貨一視同仁,亦即是大家所擔心的全面貿易戰。當然,這個威脅可能只是談判策略,但是若弄至雙方都下不了台,那真正是不可收拾。中國經濟倒退後,並不如特朗普所說,關税會推高美國經濟,其實美國增長仍然強勁只是存貨不停累積的結果。股市下跌、房市滯緩,財富效應消失,此時保險性減息就會出現。

為基建大計找資金

此外,上月底特朗普與民主黨眾議院議長佩洛西談及基建時,又再以一貫壓倒性風格提出可達2萬億美元之譜,比起當初特朗提出時多一倍,只因為民主黨曾反建議需要1.5萬億美元。不過,錢從何來,特朗普只知預算中有2000億美元,餘下1.8萬億美元真的可從民間籌得資本?若此路不通,則需要更改去年實施的減税,民主黨當然會悍衞個人入息税,那企業利得税在減了兩年後豈非要重新上調。美國若然加稅,企業投資滑落,最壞情况出現裁員,那聯儲局亦只好減息應付。

負債上升政局動搖

正當特朗普豪言關税帶來美國增長之際,美國國債水平已達國內生產總值的100%,政府支出現在是靠財政部的緊急資金及暫停退休金供款,這些資金將於今年8至9月份用完,屆時國會面臨要立例將國債上限提高,政府又將停止運作,股市下跌之外,企業債信貸息差擴闊,國會今次不能快刀斬亂麻,原因可能不是來自民主黨的拉布,而是共和黨內對長期預算赤字反感議員的阻攔,那就是消耗戰,曠日持久,聯儲局别無他選,只好減息。

「顛覆性」(Disruptive)是現今大家常用於形容企業策略及新經濟模式的詞語,當然亦適用於特朗普管治下美國外交政策及財經政策,當中亦包括䏈儲局的貨幣政策。故此在經濟好,充分就業,股債齊升,美元獨大的今天,只要特朗普走錯上述其中一步棋,形勢都會改變,唯一可作為「穩定劑」(Stabilizer)者,仍然是聯儲局「減息」的保險。看來鮑威爾縱然是「按本子辦事」,亦不能逃避Powell Put的施用,因為Trump Put已經開始趨弱了。

王良享

星展銀行

財資市場部董事總經理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