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9年2月12日

王良享 宏觀分析

王良享: 特朗普4面迎戰

2016年當特朗普正式成為共和黨總統候選人,挑戰政治經驗豐富的民主黨候選人希拉莉時,筆者曾經在「美股需要特朗普」(2016年6月7日)一文中指出,美國民心思變,特朗普勝算高;特朗普是生意人,而且一定慷他人之慨,減稅及增加基建,讓美國經濟繁榮期一路延續下去,所以縱使聯儲局當時已開始加息,財政刺激必能補充聯儲局退市所產生的缺口,令美股再創新高。2016年中至今,標普500曾經最多升39%,縱使去年10月開始回調,現水平比當時仍高出28.3%。市場現在擔心特朗普被「勝利」沖昏頭腦,只玩政治,忽略經濟,引致衰退,未免過分悲觀。

特朗普當選後對美國政府執行力的改革毋庸置疑,他上任後簽署的行政指令屢創紀錄。特朗普不談意識形態,將白宮網頁大革新,只談政策與執行,當時白宮網頁上的6個任務(Issues),第一個是美國能源優先,最後一項才是貿易問題。

貿易問題迅速成焦點

為了讓美國油企壯大,特朗普不惜退出巴黎氣候協議,為了抬高油價令頁岩油及頁岩氣企業有更大喘息空間,特朗普從未停止過與沙地阿拉伯、俄羅斯及伊朗的政治博弈。

可惜的是,當時被特朗普認為是最不重要的貿易議題卻忽然間在兩三個月裏,超越了國防、醫療及民生等成為了當前急務。當然,那個時候是為了與共和黨內的鷹派大和解,為國會中期大選造勢,為共和黨甚至全美選民製造中國這個假想敵。

因此,在國會大選後,眾議院易手,特朗普立刻先來一個休戰(Trade Truce),中方亦配合多種措施如制定不能強逼技術轉移、未有任何實質進展就承諾加大進口美國大豆,甚至稻米等。然而,就在2月這個關鍵時刻,卻傳來特朗普説本月無須與中國領導人會晤,甚至全球汽車關稅已在密鑼緊鼓地計劃當中。以筆者追蹤特朗普過去兩年的政治手腕來看,似又是一種轉移視線的手法。

再採取轉移視線手法

首先是中美貿易戰在3月2日前若無重大突破,相信特朗普今次可能接受一些備忘錄及市場准入淸單,更具爭議及原則性的企業補貼問題則需要繼續談判。中國與美國雖然不改現在實行的關稅,但在豁免的申請方面會加速進行。

美國若此時提出全球汽車關稅,對歐洲及日本的影響甚大,而且對全球供應鏈亦有不同程度的負面影響。其實,由於美國的美元霸權,自1985年開始的日圓強勢,已經令日本汽車企業不停的向外設廠,如今美元續強,矛頭卻直指歐洲,這個影響不容忽視,大家若有留意,當知有不少德國汽車的配件甚或車身已經是東歐國家的出品。這個由經濟開始的議題,恐怕最後亦會被牽扯至政治層面上。

不讓國債問題成優先

特朗普任期後兩年,原則上應該花掉大部分時間與精力搞好國內經濟與形勢。3月1日,美國國債上限到期,民主黨早前通過規則,只要有預算案就自動讓國債發行額提升,一反以往拉布行徑,把發球權(與責任)交給共和黨。當下,特朗普有4條戰線,分別是國內預算案因興建墨西哥圍牆無共識被拖着;中美貿易談判已不能再無任何成果;汽車關稅是否真有策略與否都已經與歐洲對立;最後是通俄案的調查會影響他的政府執行力。

因此,特朗普當前急務,實際上是在與民主黨和解的同時找到下台階,首先在2月底前讓政府預算案得以通過,避免又一次有「債務違約危機」,不要讓美國國債也要成為「優先」的一個類別。

聯儲轉鴿利新興市場

最後,不得不談聯儲局主席鮑威爾的「忽然」轉軚,從絕對「鷹派」轉到審慎「鴿派」。最近有外電報道,聯儲局可能將買債計劃「常態化」,若真如此,美國聯儲局已逐漸步入「托市」模式,美股企業盈利今年可能只得10%增長,但在鮑威爾再度使出聯儲局賣權(Fed Put)下,美股應不致陷入熊市。聯儲局轉鴿,新興市場貨幣不走貶,美國退休基金分散地域投資風險均有利新興市場股市與債市。

王良享

星展銀行

財資市場部董事總經理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