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2019年2月4日

范卓雲 宏觀分析

范卓雲: 豬年美息料見頂 新興市場振雄風

新興市場貨幣和股債在狗年經歷了風起雲湧的一年,美國聯儲局加息、美元大幅升值、中美貿易戰和石油價格動盪為新興市場帶來重大挑戰,但自去年12月以來,衝擊新興市場的利淡因素開始出現逆轉。

儲局明年9月勢減利率

聯儲局在1月30日議息後,主席鮑威爾再度強調央行在加息問題上將保持「耐性」,會後聲明更刪除了「進一步循序漸進加息」的前瞻指引,被市場視為暫停加息的訊號。令人略感意外的是,鮑威爾表示局方正在評估縮表計劃,強調不希望其造成市場震盪,將在未來數次會議上完成評估,使投資者憧憬聯儲局有可能在今年內停止縮表。「鮑威爾對策」意味美國加息周期快見頂,支持環球股票和債券市場於1月顯著回升,修復12月急挫所致的大部分損失。

隨着聯儲局對利率正常化進程轉趨審慎,筆者料局方在未來6個月將採取觀望立場,於2019年上半年按兵不動,只會在今年9月加息一次,屆時聯邦基金利率將介乎2.50%至2.75%,接近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對長期「中性」政策利率的2.75%預測中位數。

而聯儲局在9月加息後,可能要到2020年9月才會再有下一步行動,屆時美國經濟增長放緩,失業率料輕微上升,勢將推動局方減息以防步入衰退。預計聯儲局將分別在2020年9月和12月減息四分一厘,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則將維持低位,料在2019年底跌至2.5%。

值得注意的是,自今年初以來,新興市場表現一直領先發達市場,前者的股票和債券基金均錄得強勁資金流入,後者的股票基金卻見資金流出;當中,流入新興市場美元債券基金和ETF的資金流尤其強勁。

估值吸引 股債1月領漲

至於豬年投資展望,筆者預期在美息見頂、美元升勢減慢、中國加推刺激經濟政策、油價回穩,以及環球投資者對新興市場的偏低配置等因素影響下,將支持新興市場和亞洲資產在未來12個月重拾升軌。

估計中國將在未來數月陸續加推減稅和寬鬆貨幣政策,提振內需和穩定經濟增長,以減低貿易戰對內地帶來的衝擊,中國是16個亞洲經濟體的最大貿易夥伴,預料其刺激政策將有利穩定整體亞洲增長前景,為該區和新興市場資產提供正面催化劑。

市場對美國加息預期持續下調,美元滙價回軟和中美元首將於2月底再度會面作貿易談判,中美雙方近日顯示出謀求達成協議的願望,令人民幣、新興市場貨幣和亞洲股債的投資情緒回穩。踏入豬年,新興與發達市場的增長預期差異將收窄。事實上,大部分新興國家貨幣在去年第四季已經見底回升,其中部分亞洲貨幣如印度盧比、印尼盾和菲律賓披索均受惠於其國內央行去年的連串加息穩定滙價的政策。由於中美貿易談判取得進展,美國加息和強美元的不利因素減退,均可提振亞洲貨幣的投資氣氛,我們相信人民幣今年將靠穩,僅輕微貶值至兌美元6.95的水平。

新興市場的經濟成長優勢將再次受到投資者重視,我們預測新興市場將於2019年維持4.4%的穩定增幅,並可望在2020年重新加速增長至4.7%。筆者認為,新興與發達市場的增長率差異在未來幾年將逐步擴大,吸引資金持續流入前者。

MSCI新興市場指數2019年盈利增長預期只有少於10%,但實際表現有機會超出預測,目前12個月預期市盈率僅有約10倍,相對已發展市場的估值有巨大吸引力,由於新興與已發展市場的經濟及盈利增速料趨向步伐一致,有別於去年美國經濟及盈利表現一枝獨秀的情況。隨着國際投資者逐步調整過度偏低的倉位,資產組合重新配置將為新興市場帶來機會。我們剛於1月調升拉丁美洲股票至增持,以反映巴西舉行總統大選後推進結構改革機會上升的利好因素。

環顧新興經濟體的股市,筆者繼續偏好亞洲,因其內需增長動力穩健,結構改革續見進展,估值偏低,而且淨資產回報率穩定上揚。雖然MSCI亞洲(除日本)指數的2018年盈利增長為11.6%,但指數於去年卻下跌15%,經歷拋售潮後,亞洲股票估值重回近5年低位。在環球股票之中,我們對亞洲股票維持偏高比重配置,尤其看好中國、新加坡和印度股票,因為該些市場的盈利增長和風險回報展望最具吸引力。

北亞市場如日本、台灣和南韓,因其出口導向型經濟較受環球周期放緩影響,但值得注意的是,中美貿易關係緊張導致供應鏈重新調整,有可能使部分亞洲國家受惠,例如印度、越南、馬來西亞和泰國。近日印度媒體報道指出,台灣的iPhone代工生產商富士康將投資3.56億美元,用作擴大位於泰米爾納德邦和安德拉邦的廠房產能,把部分iPhone製造基地從中國分散至印度,12月份整體東盟地區的新增訂單指數更連續第二個月錄擴張。

人幣債券配置比重增

新興市場債券方面,在美息見頂及中國推出刺激政策下,將獲得正面動力。目前市場預期中國人民銀行將再度降準,我們估計人行今年會再降準100基點,料惠及中國債市。加上中國人民幣債券將於今年4月納入彭博巴克萊環球綜合指數,帶動國際資金流進人民幣債券,我們期望人民幣兌美元將在2019年底穩定在6.95的水平,因此對人民幣債券持偏高比重配置。

至於亞洲美元債券市場,我們維持具選擇性的投資策略,並視具戰略重要性的優質中國國企債券為投資重點,個別中國和印尼的房地產高收益債券則提供具吸引力的利差,在美息見頂的環境中突顯高收益的價值。

 

註:投資者應注意,新興市場、亞洲和中國股票的投資表現可能極其波動,並且可能因多種直接及間接因素的影響,導致相當波動。這些新興市場的特質可能導致投資者蒙受重大損失。本稿不涉及獨立投資意見。

范卓雲

滙豐私人銀行

董事總經理兼亞洲區首席市場策略師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