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8年10月7日

Karsten Junius 新興市場

Karsten Junius: 阿根廷未脫困局

阿根廷總統馬克里押注由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提供的支持,正結束阿根廷的國際收支危機。最近數月多次大幅加息,對解決抛售阿根廷貨幣披索和嚴重通脹的成效有限。馬克里遂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於9月最後一周進行高層會談,最終達成增加財政支援的協議,成為今年較早前已生效的備用貸款協議之一部分。阿根廷現將可獲由500億美元增至570億美元的財政支援,而且獲取融資的時間比原定的更早,其中350億美元會於明年發放。該筆額外資金應可償還阿根廷政府明年大部分債務。

取得更多援助有代價

然而,修訂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協議絕非無代價。作為協議的一部分,阿根廷中央銀行(BCRA)現會放棄以通脹為目標而效用不大的貨幣政策,進而改為在10月至2019年6月間,以名義貨幣基礎零擴張為目標。BCRA亦將放棄操控貨幣市場,允許披索以每美元兌34至44披索的寬幅進行交易,而央行則只能在「極端」情況下方能出手干預。此交易幅度可作每日調整,但每月最多往上或下移3%。最後,政府需大幅收緊開支,以實現相當於明年國內生產總值3%的財政整頓,並於2020年增多1%。

最新的計劃還有很多需要了解之處,其中有幾點特別值得留意。首先,BCRA欠缺可信性,意味控制其授權,並避免其進一步加息或透過消耗更多外滙儲備,以無效的方式支持貨幣,並非完全不合理。阻止貨幣基礎進一步增長亦應有助減少因政府現有的財政赤字而提供的任何融資,並釐清一些貨幣政策。

衰退或加劇深化危機

無論如何,並不保證計劃一定成功。表面上,防止貨幣基礎進一步擴張將令通脹在未來數月急跌,但過去這樣的相互關係微弱。在任何情況下,隨限制流動性而來的是加劇現存的衰退情況,並加深危機。

此外,由於BCRA未能干預貨幣市場,披索很可能將跌至交易幅度之底,對披索估價過高的情形不再出現,但衰退加劇可能加速資金流走,導致披索變得更弱,以致進口通脹進一步上升。

為民粹主義打開大門

最後,對於總統馬克里可否在選舉年推行重大財政緊縮政策的能力,市場亦存有極大疑問。隨着披索危機爆發,馬克里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尋求財政支援,導致其民望暴跌。回顧阿根廷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長久以來變化不定的關係,其舉動並不令人意外,但這卻令馬克里陷入兩難。於經濟陷入衰退時推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強制的財政緊縮政策,將嚴重打擊其連任希望,並為民粹主義的對手打開回歸之門。然而,若馬克里未能觸及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財政目標,後者可能會拒付未來部分財政支援。從多個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協議可見,很多國家已發生過類似情況──烏克蘭就是個明顯的例子,其有關協議導致市場出現更大波動,並經常在一段時間後需要尋求額外財政協議。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