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2018年8月28日

Marc Franklin 宏觀分析

Marc Franklin: 美中貿易協議難解所有問題

中國於8月16日宣布,商務部副部長王受文將於8月底率領代表團到美國,與美國財政部國際事務副部長馬爾帕斯進行貿易商討,金融市場此前多天以致多個星期出現一輪較大的波動,對於有關宣布表示歡迎。事實上,由於中國與美國的談判看似失敗,並確認對500億美元中國進口美國商品開徵關稅告終,而中國以牙還牙作回應,金融市場被迫反映,其對全球貿易及更廣泛的經濟活動某程度的干擾。加上,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亦已就建議,對另外2000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開徵關稅延長公眾諮詢,而這關稅可能仍會自9月起實施。

可是,即使最新的談判取得進展,同時美國與中國退出全面開徵關稅的爭拗,這能否平息美國對中國所有經久不散的憂慮?又或會否殘留重要議題仍有待解決,而到最後可能被看成是不能解決?

爭拗料持續至選舉過後

康利實際上相信,美國對中國的貿易及經濟政策敵對態度將會持續,甚至到2018年11月的美國中期選舉過後。特朗普政府架構中的高層目前是由一班具有重要影響力人士出任,這些人對中國相當長期的目標設定偏執的敵對態度。中國的「中國製造2025」工業及經濟政策議題就是主要焦點,讓美國政府及更廣泛的體制同樣對美國經濟及工業霸權感受到威脅。

美國經濟霸權受到威脅

「中國製造2025」計劃的其中一個宗旨是,政府對特定行業提供補貼,以在關鍵科技如人工智能達致長期全球領導地位及自給自足。「中國製造2025」聚焦10個策略上及技術上重要的行業:下一代資訊科技,包括5G網絡及網絡安全、高端數字控制工具及機械人、航空航天工業、海洋機械工程、先進鐵路設備、節能及新能源車輛、發電設備、農業機械、新物料、生物醫藥及高性能醫療設備。

就是這議題吸引了美國政府的注意,但不是好的原因。事實上,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最初公布的284種商品清單,作為對首500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開徵關稅的項目,便包括一系列對「中國製造2025」政策作出貢獻或因而受惠的機器、電子及通訊科技產品。

貿易爭議只是煙幕

因此,圍繞貿易未能達致協議,可能實際上只是美國與中國間,一道更深層及持久的經濟對抗的煙幕。

Marc Franklin

康利

亞太高級投資組合經理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