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8年7月25日

Robert Carnell 亞洲(日本以外)

Robert Carnell: 貿戰影響才剛剛開始

全球金融危機發生的前後,亞洲經濟體通常都會經歷讓人難以接受的高通脹。目前,想在亞洲找到一絲通脹的痕跡相當困難。在少數出現通脹的地方,一如既往,貨幣疲軟是主要元兇。

即使如此,近期通脹上升的趨勢與過去的情況卻相差甚遠。泰國央行最近暗示受到初期通脹的威脅;但事實上通脹率只是按年微升1.4%。雖然我們同意通脹有上升趨勢,升幅甚至可能超過2%,但情況與過去通脹最嚴重的時期相比還差很遠。

亞洲各地貨幣貶值

泰國的通脹最少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於泰銖貶值所造成的。在過去3個月,泰銖是亞洲地區表現最差的貨幣,泰銖兌美元滙率在此期間更下跌超過6.3%。

然而,人民幣、印度盧比、韓圜、印尼盾和新台幣在過去3個月期間的跌幅均超過4%。事實上,除港元外,整個地區的貨幣包括日圓,最少下跌近3%。

進口貨價格傳遞通脹

貨幣疲軟導致通脹攀升,進口貨物價格可理解為兩者之間的傳遞機制。如果某貨幣走弱,那麼以當地滙率計算,海外貨物的成本會同樣增加。話說回來,泰國的進口價格通脹率從3月份的低點上升超過3個百分點,而按年進口價格通脹似乎有跟隨上揚的趨勢。

無可否認,滙率和外部價格對亞洲經濟體的通脹都構成了重大影響。泰國現時出現一個約「5對1」的比率──進口價格每上漲5%,消費物價通脹率將上漲1個百分點,而亞洲其他發達經濟體的比率較泰國的還要低。

亞幣最壞情況跌一成

筆者認為若全球貿易戰全面爆發,亞洲可出現的最壞情況將會是,隨着全球美元貿易額下降約20%,亞洲貨幣因而下跌約8%至10%。

假設貨幣和進口價格的比率與整個地區的消費物價通脹大致相似,那麼通脹通常會上升1%至2%。

價格波幅影響看似不大,而起點本來就偏弱,通賬率低於央行所預期的目標水平,即使如此,這將意味着各國央行可能別無他選,只能在今年下半年和2019年的增長放緩環境下推高利率。

這與市場上某些預測舉措背道而馳。這些預測認為全球貿易戰將主要威脅出口和增長,並上調最近數月的加息預期。值得注意的是,雖然關稅會直接推高商品價格,但對需求和貿易量只構成間接和較少的影響。

價格和利率的上漲,以及貿易量和生產商利潤率的下降均對經濟增長、股票等風險資產、全球商品價格,以及本地貨幣債券構成相當負面的影響,而這一切才剛剛開始。

Robert Carnell

ING銀行

亞太區首席經濟師及研究部主管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