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8年4月10日

王良享 宏觀分析 良言共享

王良享: 貿易戰或非市場回調主因

自從美國實施鋼鋁關稅,並演變為中、美單方面宣布將實施關稅於一系列對方的進口貨物後,環球股市受美國總統特朗普Twitter言論的影響而產生的波動,比任何經濟數據與企業業績公布的影響都大得多。

上周五,特朗普宣稱可能將中國進口關稅所影響的貨物範圍再擴大1000億美元後,美股三大指數再度下跌逾2%。其中,標普500收市報2604.47點,比起3月23日美國宣布向中國進口貨品徵收關稅當天收市的2588.26點,只高出0.6%。

科技股熱錢獲利離場

由於特朗普於此輪「攻勢」開始時,已宣稱其目標是將中美貿易順差每年縮小1000億美元,因此,將受影響進口貨物規模再擴大應不屬於太意外之事。只是短期內特朗普乘勢再加大威脅,予人一種「騎虎難下」的感覺,若因此而導致全球政經再洗牌,則股市難免有壓力。不過,此輪美股調整,除與貿易戰升溫有關係外,去年因部署美國減稅進場買科技股的「熱錢」獲利離場可能是更大的推手。

記得去年筆者曾經指出,特朗普減稅方案將包括一項海外盈利回調減稅,而因為幾家科技大企業在海外滾存盈利不少,因此稅改前必然吸引買盤,而於稅改實現後離場。這個「在預期時買入,實現時沽出」(Buy on Rumor, Sell on Fact)的現象,被特朗普最近又針對亞馬遜「交稅不足」的言論突顯了。

回看去年9月初因特朗普宣布實行稅改至今,美國標普500指數上升幅度為5.4%,最高點的2872.87比9月初高出16.2%,同期內納斯達克指數升幅最高為19%,自3月23日至今回跌4.8%,比標普500下跌幅度3.2%為多,可見貿易戰雖然是市場回調一個因素,但可能並非是主因。

避險情緒已有所消退

從外滙及利率市場的反應來看,市場似乎已經對貿易戰早有準備。日圓、瑞郎及黃金等「避險貨幣」在3月23日美國打響貿易戰戰鼓當天大幅彈升,但日圓的升勢卻於同一天內迅速結束。3月23日,美元兌日圓低見104.64,現在已反彈至107水平。此外,瑞郎與金價水平亦比當時低1.5%及1.3%,反映外滙市場的避險需求在過去兩周內並無上升,反而在減退。上周五,美國公布的3月份新增職位只錄得10.3萬份的半年低位後,美元兌日圓及㙐郎並無進一步下跌,似乎已見證了避險情緒有所消退。

美國掀起貿易戰之初,加元及墨西哥披索成為最受壓的貨幣,因為當時市場的共識是美國在設立貿易壁壘的同時,將可能完全撤出「北美自由貿易協定」,但是隨後美國給予這兩地鋼、鋁關稅豁免,令這兩個貨幣從3月中到現在分别上漲了2%及1.5%。這是個頗好的樣板,說明了特朗普的言論並不可以全部盡信。

商品指數或仍然受壓

貿易戰升溫令商品價格下滑,3月中至今,CRB商品指數下跌2.2%,但油價跌幅接近5%,除了是市場避險拋售以外,也是因為油價在65美元本來已經到超買水平。筆者估計,今年油價應該大部分時間徘徊60美元附近,商品指數可能仍有壓力,但應該與貿易戰無關。

商品貨幣方面,澳元暫時表現最弱,自從2月中開始,10年期澳洲國庫債券孳息率從2.92%大跌0.25%至2.67%,比起美國國庫債券孳息下跌的0.15%還大,加上鐡礦石價格下格幅度亦大,達6.5%,致澳元壓力較大。假設貿易戰壓力於5月較後時間消退,澳元應可站穩75美仙。

貿易戰壓抑中國A股走勢,卻令人民幣強勢持續。各類猜想與傳聞充斥市場,有說法認為中國會讓人民幣升值較快,換取美國較少貿易壁壘;亦有說法認為中國覺得暫時無談判可能性,會讓人民幣短期貶值抗衡關稅。無論如何,人民幣今年將是非常穩定一年,資金外流停止,但貿易順差稍跌,全年波幅不出6.25至6.42。

王良享

星展銀行

財資市場部董事總經理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