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2017年6月5日

Karsten Junius 歐洲

Karsten Junius: 歐盟人口自由流動-是優是劣

民粹黨及歐盟重要黨派或未能於本年度的歐洲選舉中獲得大多數選票,然而,若經濟學家及政治家未能更有效及積極地傳達歐洲統合的好處,這亦只是時間的問題,特別是工人自由流動的情況似乎已令很多市民不悅,「高流動性帶來較高國內生產總值」的解釋並不足以平息不滿情緒。

反覆的研究預期及顯示,工人自由流動及自由市場均能帶來經濟效益,並推高國內生產總值,企業受惠於更多潛在員工數目、蓬勃的經濟可產生更高稅收、移民人士受惠於更龐大的勞動力市場機會,這對移民出境及移民入境的國家而言應屬雙贏局面;然而,大部分市民的想法並非如此。很多投票者均希望限制移民入境,因而極力支持今年的民粹黨參選者,若此等參選者之前未有於法國、奧地利或荷蘭選舉中贏得大多數選票,可能是由於美國新政府開始時未穩住陣腳,及英國脫歐過程涉及不明朗因素,或令眾多投票者較信任傳統而非新派政客,反之,來自歐洲或有關移民的批評並非箇中原因。

不同群體理解有別

最基本的問題是有關工人自由流動的爭議具誤導性。經濟學家往往將其視作自由貿易般理解,但對多數人而言則意味着移民入境個案增多,只有少數人意識到主要受惠者僅為流動、受過良好教育及較年輕人士。由經濟標準角度出發,從全球化/貿易/流動性獲得的收益需重新分配,這明顯與歐洲社會制度負荷過重且不可持續的普遍觀點相違背,而且未能解釋收入與財富不均的情況。雖然技術變革及新的全球價值鏈,與勞工(而非資金)產生的國內生產總值佔比下降關係較大,但對部分人口而言,這些因素與移民入境之間的區別並不那麼明顯。

此外,多數人亦沒察覺到,更強的重新分配也只能彌補移民入境或全球化造成的絕對收入損失。比較收入與社會中位數從而得出對貧富的定義並非偶然。意識到這點的政治家把工人的自由流動稱之為「讓步」,而為獲得由商品和服務自由貿易,以及歐盟內部市場資金流動所帶來的收益,作出「讓步」是必須的。事實上,工人自由流動也是統一貨幣政策的必要條件。假如人們不能在貨幣聯盟內自由流動,那單一地區的經濟衝擊將會更為持久和痛苦。

趁經濟轉佳改善體制

然而,若大多數歐盟國家人士只視工人自由流動為必須但不想要的「讓步」,又不被視為優勢、自由或自身價值,那經濟學家便應討論整個歐盟實際是否有這需要。很多選民會認為,不受限制的流動會為整合社會能力帶來過大負擔。我們預期,對歐盟的懷疑態度和民粹主義很可能會持續至今年大選之後,因此,應利用目前的經濟擴張改善體制穩定性,和減少社會緊張氣氛和憂慮。

只有清楚了解工人自由流動能為大部分人的日常生活帶來什麼實際益處,選民才會明白必須放棄現在獲得而又可能被視作無關重要的優勢。只有如此,自由流動才能無限制地存在於歐盟內,而又不會引致進一步脫歐的可能。這需要情感和實際的論據,而不僅是爭取最大效益而已。

Karsten Junius

瑞士嘉盛銀行

首席經濟師兼經濟研究分析部主管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