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2017年5月8日

Liz Ann Sonders 宏觀分析

Liz Ann Sonders: 美市變動非完全與特朗普有關

特朗普經濟學、特朗普貿易新格局、特朗普升勢,以至最近的特朗普困局,各種情況似乎都與特朗普有關。然而,我將在這篇文章中闡述一個關於經濟轉折點及股票市場表現強勢,可能與美國大選結果無關的觀點。我並不否認對特朗普有助經濟增長的行政政策的憧憬,對信心指數有一定影響,但正如我們在過去幾個月期間一直指出,許多獲基本面支持的股票在大選前已經出現了轉折點。

如果將所有或大部分經濟和股票的改善歸功於特朗普在總統大選中的勝利,那麼人們應能見到他的支持率出現急升。但明顯地,這次的情況的確「非比尋常」。

美大選前數據已轉向

雖然信心指數在選舉之後才出現飆升,但供應管理協會製造業指數的轉向,在選舉之前就已經出現。事實上,從較宏觀的角度觀察高頻率經濟數據,會發現有關數據的表現從去年10月中旬就開始比預期為佳。而從衡量數據相對於期望值變化的花旗銀行經濟驚喜指數(CESI)中,我們也能留意到有關的轉折點。

雖然情況並非總是如此,但目前CESI與股票之間存在較高的正相關關係。換言之,市場一直受到那些比預期為佳的消息的鼓舞,即使這意味着美國聯儲局的加息步伐將會加快。儘管如此,我們需要注意CESI有可能會下跌,但可能只是屬於短暫性質,而對第一季國內生產總值的預測已經減弱,例如亞特蘭大聯儲局的GDPNow預測目前低於1%。

市場自11月初以來的升幅並不完全或很大程度上並不與特朗普有關,而支持該觀點的另一個論據是全球採購經理指數、盈利和領先指標等均顯示全球經濟增長亦在明顯加快。

我們一直留意到的是,後金融危機年代全球央行大量的刺激舉措為股市帶來乘數效應。事實上,儘管我們無法獲得有關數據並以圖表顯示出來,但根據BCA Research的統計,雖然全球政策不確定性仍然高企,但花旗全球經濟驚喜指數與通貨膨脹驚喜指數之和,僅略低於有關調查的14年歷史高位。

名義增長率重要作用

對商業信心增長的一大動力就是對名義國內生產總值增長的上升預期。過去幾年,隨着通脹率處於歷史低位,名義和「實質」(經通貨膨脹調整)增長之間的差距相當狹窄。但是隨着通貨再膨脹復現,這一差距正在擴大。這意味着名義增長率正在上升。美國獨立企業聯盟(NFIB)的小型企業信心指數與名義增長率的相關性比與實質增長率為高,而企業盈利也與名義增長率高度相關,原因是它們都以名義數據作出報告。

在2015年下半年至2016年上半年連續4個季度的盈利均呈現倒退之後,標普500指數的盈利大幅反彈,並且該趨勢至少在今年年底之前都應能持續。顯然,該轉折點早於選舉之前就出現。

整固因清除情緒泡沫

我常常談及轉折點以及撰寫相關文章。作為一個領先指標,當經濟或盈利數據不再惡化而且開始好轉時,股市往往就會開始轉向,而非在情況已經好轉之後才出現。這就是為何在討論經濟或盈利數據與股票市場之間的關係時,我經常都會說:「數據轉好或轉差往往比好或差重要」。

我認為最近股市的輕微回調及整固,較大程度上是由一些需要清除的情緒泡沫所推動,而較少因特朗普相關因素所造成。在美國和全球經濟真正持續改善的情況下,我們可能會看到另一輪升勢受到支持,而這並非只是對特朗普及其經濟增長政策的憧憬或賭注。在此借用BCA的一句說話,市場不太可能成為「特朗普困局」的犧牲品,但要留意新的外來衝擊。

Liz Ann Sonders

嘉信理財

高級副總裁兼首席投資策略師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