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7年2月15日

姚遠 宏觀分析

姚遠: 特式保護主義衍生威脅與機遇

特朗普就任美國總統引起的初期市場興奮情緒減退,有關美國宏觀經濟政策的走向接而困擾市場。投資者對市場的期望開始走向兩極,部分人士擔心特朗普或只能兌現部分刺激財政承諾。相反,市場則憂慮特朗普過度兌現或至少將會兌現其有關貿易保護主義的競選承諾,關上貿易、移民大門,退出現有自由貿易協議,令全球化、一體化返回原點。特朗普已在其就職演說中大談貿易保護主義,因此,他把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列入上任後的首要決策之一,市場並不對此感到意外。

然而,對過去三十年從貿易及海外投資中獲益良多的中國而言,特朗普的貿易保護立場帶來威脅,同時亦帶來機遇。

騰出空間予中國發展

為何我們稱之為機遇呢?原因是美國退出多邊貿易談判能讓中國在制定全球商貿準則方面擔當領導角色。習近平在瑞士達沃斯發表的演說中表明,撇除美國的貿易保護主義,中國可以為願意繼續邁向全球一體化道路的人士提供另一個選擇。為達致此目標,在貿易方面,我們認為北京當局很可能繼續推進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而在投資方面則繼續推進「一帶一路」及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項目,甚至有言論指出在美國退出TPP後,中國可能獲邀以合作夥伴全新規則制定國的身份加入TPP談判。

與此同時,中國被視為特朗普關稅政策首要攻擊目標,美國貿易保護主義抬頭對中國而言可能是重大威脅。儘管如此,我們認為爆發全面貿易戰的機會微(如向所有中國進口貨品徵收懲罰性關稅,舉例達45%),但鑑於特朗普的強硬立場,中美貿易很可能愈趨反覆。特朗普或考慮制定能夠達到:1)削減美國與中國的貿易逆差;及2)將職位帶回美國本土這兩項經濟目標的關稅策略,令中國一些包括製衣、服裝、電子產品及家具等「高風險」行業容易受特朗普的貿易保護政策影響。

貿易戰反傷美國元氣

然而,一旦我們考慮以上猜測對美國經濟的負面影響,則發生的可能性不大。尤其是,對這些行業的中國貨品徵收大額關稅可能導致大規模價格傳遞,通脹惡化令美國家庭實際購買力減少。前者可能迫使聯儲局更激烈地收緊政策,調高長期利率,而後者則可能損害消費力,衝擊行業。

此外,我們認為中國產品在這些「高風險」行業具備競爭優勢,而美國公司的競爭力則較弱。因此,迫使中國退出市場可能只會將美國的需求轉移至其他地區,令墨西哥(雖然該國亦受特朗普貿易保護主義威脅)、越南等國家受惠。換言之,單純對中國展開貿易戰不大可能改善美國整體貿易平衡,而是純粹將其貿易逆差由中國轉移至其他地區。

基於以上理由,我們認為,倘若特朗普沒有提升美國經濟的競爭力,其不大可能純粹依賴貿易保護主義來成功達致其經濟目標。最終,美國消費者很可能要為特朗普的貿易保護措施付出代價。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