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6年12月11日

董立文(Richard Turnill) 宏觀分析

董立文(Richard Turnill): 特朗普上台 別排除收息股

即使聯儲局決定加息,股息增長股仍將是關鍵的收益來源。

市場普遍預期,美國聯儲局將於13及14日兩天的議息會議中宣布加息。如果成事,這將是聯儲局在2016年唯一一次的加息,與年初時各界所預測的多次加息計劃明顯有別。

雖然美國候任總統特朗普或會落實擴大公共開支的政綱,有望刺激通貨再膨脹,而聯儲局對主要官員與議息會議成員的新任命,意味着當局日後或將偏向較鷹派的緊縮貨幣政策,但是此後的利率去向將會較不明朗。

債市長期牛市已近尾聲

無論如何,我們認為國債孳息率已經歷最低位,而長達35年的債券牛市也接近尾聲,相信孳息率將開始回升,而孳息率曲線也趨向陡斜。多年來受低債息所困擾的投資者,未來將迎來債息回升的日子。

可是,環球經濟正出現結構性轉變,人口老化、生產力減弱及環球金融危機導致的大額債務,這些因素將拖累增長力度,加上新興市場擁有大量儲備,相信將壓抑債息的升幅,使債息很可能在歷史低位徘徊。

收息股仍將是收益來源

在此格局下,投資者不應排除股票所帶來的收益機會。事實上,我們相信股息增長股仍將是尋求收益者發掘瑰寶的勝地之一。

基於經濟增長偏低及全球儲蓄額龐大,債息屢創新低,令股票成為重要的收益來源。我們的分析顯示,即使債息近期回升,但在股票與債券各佔六成及四成比重的全球投資組合中,股票對收益的貢獻仍達到70%以上,遠高於1990年以來平均的46%。由此可見,就算債息日後趨升,預期股票仍將是投資者未來獲取收益的主要途徑。

儘管利率上升將不利於估值偏高及增長率低的高息股(所謂類似債券的股票),但並不會削弱整體收息股的表現,反而讓我們更偏好可增長股息的股份。

由於預料未來5年投資組合的回報率將會較低,股息收益將佔整體回報的更大部分,尤其目前債息已見底,而估值高及盈利增長溫和使股票尚餘少量的上升空間。

股息增長股可看高一線

在此環境下,我們看好有足夠自由現金流並能夠在未來繼續增加派息的企業。相比起高息股,股息增長股較不受債息上升所影響。

此外,股息增長股的回報表現也較債券優勝。當利率上升而債券價格下跌時,藉着股息與盈利增長的複合力量,不少股息增長股均可帶來正回報。我們的分析顯示,全球已發展市場股票的估值需要在未來5年下跌近30%,才會為投資者帶來負回報,但此情境不大可能出現。

刺激債息上升的部分原因,源於經濟增長及通脹預期上升。不過,通脹預期上揚亦利好股息增長股,讓這些企業在通貨再膨脹的環境下能夠提高價格,連帶增加派息。

雖然債息上漲無疑會對收息類股帶來阻力,但追求收益以及股息增長股利好乃大勢所趨。全球獲取收益的機會不多,同時退休人口持續上升,市場對獲取股票收益的渴求仍然熾熱,但要以投資收益取代工資亦日益困難。

可幸的是,股息增長機會存在於不同的股類和地域,最理想是透過由下而上的選股方式發掘,而提高股息近年也在個別的行業板塊蔚然成風。

美國金融科技股潛力佳

其一例子是美國金融類股。在孳息率曲線陡斜、規管有望放寬,及投資者已長時間減持此類股份的情況下,相信美國金融類股未來將有升值潛力。此外,基於聯儲局以緩慢步伐加息,美國銀行營運收益相比過去的加息周期也較多。

傳統以來,隨着利率上升,銀行也會提高存款利率,但在目前的周期下市場無需競逐存款,銀行不必相應地調高存款利率,因此應可從貸款獲取更多利潤。

對美國投資者而言,稅制改革亦是值得關注的利好因素。倘若國會日後通過向美國企業的海外盈利徵收稅項,美國企業的現金流量將大增,此對股息增長有利,其中科技類股的受益將會最大。以科技公司現時可調返國內的資金規模看來,相信未來將可增加分派的金額。

總括而言,儘管債息上升對收息股不利,但並非對所有收息股有相同的影響。我們相信,股息增長股將可繼續帶來收益和吸引的相對回報潛力。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