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2017年7月13日

唐納文(Paul Donovan) 宏觀分析

唐納文(Paul Donovan): 通脹也有貧富差距

以全球的角度來看,國與國之間的收入差距在過去25年有所改善。當今貧困人口的比例較人類歷史上任何時候都要低。性質接近的工作在不同國家的工資差異較以往有所縮小。然而,在各個經濟體內部,收入不平等現象卻日益惡化。幾乎在所有主要經濟體中,最富裕與最貧窮者之間的鴻溝日益擴大,在政治、社會與經濟等各個層面引發了衝突與問題。

對絕大多數人來說,真正重要的不是收入本身,而是生活水平,因為「能買到什麼」才是金錢的價值之所在。考慮生活水平就相當於考慮實際收入水平,即剔除通脹因素後的收入。這就帶來一個問題,因為伴隨着收入不平等,也存在通脹不平等。

通貨膨脹衡量的是一般消費者所購買物品的價格漲幅。問題在於如何界定「一般消費者」。計算通脹的時候,哪些是重要的項目,哪些應該佔更多的比重?大多數國家在計算通脹時,通常選擇的是大家都消費的商品和服務。如果人們在某個特定商品或服務上花更多的錢,那麼在計算通脹率時此物品就應該被給予更高的重要性。這看起來完全符合邏輯。

通脹數字並不民主

然而,對於經濟較為富裕的人來說,如果他們在某項計入在通脹指數的商品或服務上的花費更多,那麼他們對通脹籃子裏的價格影響就會更大。一位有100美元可花的人的影響力,相當於10位只有10美元可花的人。簡而言之,通脹是以財富論的統計數字,而不是民主的統計數字,可謂「一美元一張選票」,而不是「一人一票」。

既然通脹會受到經濟能力較強人士的消費所影響,那麼通脹也就代表着一個國家收入最高的三分之一人口所購買商品及服務的價格。很顯然,如果所有物價在任何時候都以同樣幅度上漲,也就不會帶來問題。但這種情況從未發生過。

弱勢社群通脹較高

在現實世界裏,有些物價的漲幅總是要高於其他。近些年來,食品、能源和房地產上漲速度通常都超過平均物價漲幅。能源上漲的主因是電價而不是原油價格。低收入群體在食品、能源和住屋等支出佔收入的比例,遠多於較高收入的群體。

醫療保健價格漲幅往往也高於平均通脹。年長者花在醫療保健上的錢通常要比年輕人多得多,生活成本比年輕人更高。低收入者以及年長者面臨的通脹一般要高於官方公布的通脹數據。這意味着採用官方數據來計算生活水平的差別,將導致實際問題被低估。低收入者可花的錢要少於富裕人士,但所購物品的價格漲幅也更快。

不平等現象其實比官方數據顯示的更為嚴重,這或許在一定程度上解釋了為什麼反建制政治勢力能夠興起。通脹不平等愈顯著的國家(比如美國),對反建制政治人物的支持度通常也愈高。如果今年下半年全球食品價格上漲(如同2007年一樣),通脹不平等將變得更糟。食品漲價,或者任何其他導致生活水平不平等的驅動因素,都可能對政治以及投資產生更為廣泛的影響。投資者要明白,自己所面臨的通脹與官方數字不是一回事,實際投資回報率也會與預想的回報率不一樣。

唐納文(Paul Donovan)

瑞銀

財富管理投資總監辦公室全球首席經濟學家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