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2017年10月27日 何周禮 建築與設計

我們失去的色彩

韋內雷港(Porto Venere)位於意大利沿海城市──拉斯佩齊亞(La Spezia)的最南端,是一座依山傍水的古樸小城。由於位置臨海,崖邊的大石把海水及拉斯佩齊亞深深的海灣分開。韋內雷港的歷史可以追溯至羅馬時代,曾被羅馬人建造為重要的海軍艦隊及軍事基地。因此,至今山上仍然保留眾多中世紀廢棄的軍事基地如炮台、石道和廢棄採石場,甚至二次世界大戰德軍遺留的碉堡及軍事設施,仍然是歷歷在目。

由於韋內雷港的城鎮仍然保留中世紀的建築風格,所以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列為世界文化遺產,最為人熟悉的莫過於沿着陡峭的懸崖而建造的一排排彩色小屋,形成旅客必到的建築群組。強烈彩色的建築群與海岸線上的海水藍互相輝映,與古色古香樸素的街道、古老的城堡與教堂互相呼應,令人猶如置身於中世紀。

意大利的藝術氣息是不用置疑的,意大利人的激情亦是聞名的,島上不同的顏色展現出意大利的閒情及多姿多彩的生活情懷。雖然當地村民生活簡樸,但流露着熱誠的生活態度,「上居下舖」的小餐廳更帶出意大利美食及其好客的豪情。從漁村色彩鮮艷的小屋可見,村民對於藝術文化表現出高尚情操及品味,可是說不謀而合,又或是刻意安排,這種對藝術的觸覺是村民與生俱來,與其生活節奏及環境有莫大的關係。島上小屋的色彩簡單,大多數以各種鮮艷的彩色油漆塗於外牆,近看似乎是很粗糙的,但整體卻表現出一種團結、一致性,甚至是一種藝術家的氣質。這種既鮮艷但又協調的效果顯然並非偶然的結果,而是村民間的齊心及共同理想的表現,他們的互助互諒、互相溝通及互信更展現出小村莊的和諧共融,該藝術成分及效果並不需要任何刻意規劃及設計大師的參與,但卻是和而不同,同而不和的表現。

同樣,在意大利威尼斯離島的布拉諾(Burano),又名彩色島,亦是無獨有偶,顧名思義夾雜着彩色斑斕的建築群。當地居民為了濃霧之中區分自己的房子,於是在房子外牆塗上鮮艷的色彩,層次分明,以功能實用的方法帶出藝術,再次展現當地居民的團結精神,既具實用意義,又和而不同。

其實,韋內雷港及布拉諾並不孤單,在她們北面的北歐城市,如哥本哈根的新港(Nyhavn)亦是非偶然地同而不和。新港運河兩岸屹立着建於十七世紀的彩色建築,展現人民的藝術情操及民族性。新港運河兩岸亦有不同河邊特色的餐廳和爵士樂手在街頭表演,遊人在兩岸日夜不斷穿流,形成一種極有趣的城市花生騷(City Catwalk),是在露天茶座的人士觀看遊人,或是遊人觀看喝咖啡的人,再也分不開了。

回顧香港的建築現象,雖然這裏並沒有什麼中世紀的足跡,但在社區中隨處可見的一棟棟戰後的單棟唐樓,這些唐樓以「上居下舖」的智慧反映着當時戰後的民生。

其實,唐樓見證着香港戰後的起飛,同時亦記載着不少「獅子山精神」的奮鬥、象徵着向上流動及逆境自強的意義。

這些唐樓(Tenement house)亦有一種建築美學,當中包括「大騎樓」、「大長廊」及窄而深的建築樓面,是一種非常獨特的本土式及華人式的實用美學。在新加坡這種建築模式則名為Shophouse。在牛車水唐人街一帶,仍然保留着不少這些極具意義的華人式唐樓,當地政府及居民合力把唐樓保留及保育下來,亦同樣地以上述意大利及丹麥的方式,利用強烈的顏色顯出每棟唐樓的個性和特點,而每棟唐樓的正立面則用不同的裝飾(Motif)展示其歷史及威水史。

矛盾的是,港式唐樓因許多業權問題,許多業主已經移民外地或完全失去聯絡,不幸地導致嚴重失修及被遺忘的惡果,遺留下來的卻是一種坎坷的情壞,形成香港社區一種「殘舊的灰色」、一種「被遺忘的灰色」,令這個城市黯然,令這個城市失去一種應有的色彩。

假若我們以一個美好的角度去想像這些一棟棟被遺忘及被遺棄的唐樓,以上述數個城市的簡單手法塗上鮮艷的顏色,不經意已成為本土極具特色的唐樓,不單會吸引不同慕名而來的遊客,更可以將這份「香港精神」奮鬥的過程以顏色保存下來。

敢問這個城市是否失去了應有的顏色?

何周禮
何周禮建築設計事務所創辦人及董事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