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專家評論 | 2020-02-25 08:30

葉敬誠: 疫情影響評估

放大圖片

不少人會把今次新冠肺炎與2003年的沙士比較。雖然除了都是由冠狀病毒引起,都是肺炎之外,兩者可能沒有太多共通點,但欠缺其他更相似的事件比較,2003年的沙士仍是一個參考。吊詭的是,即使新冠肺炎在香港的確診數字及致死率比沙士低,對經濟及樓價的影響可能略高於沙士。

截至2月24日,香港新冠肺炎的確趁數字約80宗,幸未出現當年在醫院及住宅區大規模爆發的情況。有當年的經驗,由醫護到一般市民,防疫意識大幅提高,如無意外,今次香港感染新冠肺炎的數字會大幅低於沙士時的1755宗;再比照新冠肺炎的死亡率,疫情對市民健康及醫療系統的衝擊應該大大不如沙士。

不過,一個疫病對經濟有多大影響,除了它本身的「殺傷力」之外,也視乎人類對它的防範措施的成本。沙士對經濟的影響,其實是來自市民為避免感染,減少出行及消費。今次新冠肺炎,本地官民的防疫意識明顯更高,正面看可減少疫病傳播,但代價是市面消費沉寂程度較2003年更甚。

另外,2003年沙士在香港爆發,而整體上中國內地無特別防控。但今次大半個中國,多個城市處於封城狀態;就算近日復工,據報各行各業的職工報到率仍是偏低。2003年沙士之後,因中國開放個人遊,有助香港經濟反彈。而今次中國經濟受疫情拖累,中國因素對香港經濟反彈的刺激作用料會降低。至於之前中美貿易糾紛,加上疫情下,中國工廠半停產,長遠會不會令產業外移是日後需要留意的因素。

總結而言,從衞生防護角度看,新冠肺炎可能不是沙士級的敵人,但對本地經濟的影響可能甚於沙士。沙士期間,本地失業率大致上升1.1個百分點,今次失業升幅,可能甚於當年。樓價方面,沙士期間樓價下跌約6.5%,估計今次的調整亦會大於當年。至於樓價會不會有如當年疫後急速反彈,便有待時間觀察。

葉敬誠
宏亞按證助理副總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