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專家評論 | 2019-12-09 08:30

余錦雄: 香港年輕人的置業夢想

放大圖片

最近因《逃犯條例》修訂所引起的暴亂,雖然揭露了香港很多深層次的矛盾,但筆者認為,年青一代對未來的失望,絕對是暴亂的根源。有很多評論說,教育問題、政治問題、民生問題或國家民族概念等,都會推動年青人上街,但筆者估計,個人的切身利益,就是這一代年青人受到最大的壓力。

不管是任何人,擁有一個舒適的家可能是最重要的目標,尤其是現時年輕一代。香港的文化要求我們可以購入屬於自己的房屋,以建立我們的家。不過,現時香港的樓市正長期處於相對高位狀態,使得不少想要置業的年輕一代都不得不把這個目標放下,這個延遲可能是暫時性,亦可能是被迫永遠放下。

香港現時新建樓宇的樓價,差不多要每方呎2萬元,一個很細小的蝸居,樓價已經是600萬至1000萬元或以上,普通市民即使有幸購入屬於自己的物業,也可能是在付款首期的同時,需要上一代伸出援手,同時未來亦必須承擔可能長達20至30多年的供款日子,這將會是一個非常重大的壓力。

由於供應與需求嚴重失去平衡,所以儘管香港持續幾個月的不安定,樓價仍然十分堅挺。政府以前或近日所推出的有關房地產的樓市價格的政策,對於年青人渴望樓市回順,好像沒有實際的幫助,香港的樓市還是一直處於高位,很多年青人置業的渴望,已經變成絕望。

可能有意見認為,在外國很多地方,35歲或以下的年青人,買樓的比例亦不算高,所以香港年青人的置業問題,應該沒有想像中嚴重。不過,筆者認為,這樣直接比較是不對的,外國的房屋一般空間比較大,年青人未必有迫切的需要擁有一個獨立的自我空間,但香港人均居住面積,只有100多方呎;因此,可以相信現時年輕一代成年之後,最大的夢想就是希望香港的樓市可以下降至一個合理的水平 ,使得可以在一個比較輕鬆的情況下購入屬於自己的物業。

可惜未來香港的土地供應量,最少要10年或以上,才能有比較像樣的增幅,因此,我們這一代年青人面對的情況十分嚴重。一方面世界紛亂,引致香港經濟發展變化萬千,香港市民的工作與收入都處於不穩定的狀態;另一方面樓價長期高企,要建立一個正常的家又談何容易。

筆者建議,年青人跳出傳統思維的框框,放眼更廣闊的空間。雖然我們是香港人,但過去數十年來,已經有數以10萬計的香港人,取得其他地方的長期居留身份,所以筆者建議年青人並不一定需要只着眼於香港的機會,志在四方是我們這一代年青人最需要的,我們絕對不應該消極的單單提出抗議,甚至以暴力去爭取機會,我們可以積極面對現實,投向有更多發展機會的地方。

其實,大灣區的整體規劃,就是針對香港及其他鄰近城市目前面對的機遇與困境,而制定的政策與多贏方案,我們未必需要逢中必反,或者看清楚一些,多一點參與,會令到我們的未來,有更大的可塑性。

祝願香港年輕人夢想成真!

余錦雄
香港測量師學會前會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