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專家評論 | 2019-06-06 08:30

蘇振顯: 地區發展的四個重要因素

放大圖片

筆者兩星期前完成跨越8000公里西伯利亞大平原行程,想和大家分享這16天鐵路旅程的見聞與感想。

首先,從香港飛抵莫斯科登上專列火車,客房十分狹窄,白天有一張沙發,晚上則拉出上下兩張床睡覺。夜間時間是用來行車,要在搖晃的情況下入睡。幸好有3天是住在途中城市的五星級酒店,可以休息及梳洗一下。

車程經過西伯利亞大平原,面積非常遼闊,一望無際都是長着白樺樹的平坦土地,香港地少人多,但在西伯利亞完全是地廣人稀,而西伯利亞嚴寒的氣候亦解釋了她人口稀少的原因。

途經數個城市,市容都是差不多,唯一印象較深是葉卡捷琳堡,這城市是俄國10月革命後,最後一個沙皇尼古拉二世一家7口被殺害的地方,在遇害地點建了一個新的東正教紀念教堂,內裏有圖文詳盡講述當年發生的事故。從這個教堂的建立可見到俄羅斯對當年的暴行有贖罪的意思,教堂內亦介紹多位前沙皇,他們對俄國的貢獻都有肯定的描述。

離開莫斯科6天後到達行程中最美麗景點貝加爾湖,中國《漢書》稱這個湖為北海,2000多年前漢使節蘇武出使匈奴,被流放到北海牧羊,經過十多年的艱苦生活,最後不辱使命回到漢朝。貝加爾湖儲存着世界上五分一淡水,亦是世界上唯一有淡水海豹的湖泊。最近看報道中國希望將流向北冰洋的湖水引導到中國,以解決北方缺水的情況。

離開貝加爾湖後便到了蒙古首都烏蘭巴托,全國人口只有300多萬人,只是香港的一半,大部分人都住在首都,經濟發展緩慢,道路不足夠,塞車很嚴重。在經過蒙古戈壁沙漠時遇上風沙,漫天沙塵,十步外不辨物體,真是難得一遇的惡劣天氣。

整個行程由莫斯科出發,經過西伯利亞平原,進入蒙古,最後回到北京。俄羅斯比起20年前經濟環境已有不少改善,蒙古是一個資源大國,但經濟發展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回到北京之後看到到處都是現代建築,市容及道路整潔,就很清楚中國發展的驚人速度,對比是非常大。

這次的行程,可看到任何一個地區的發展離不開四個重要因素。第一是地理位置,例如香港和新加坡等佔重要地理位置;第二是宜居氣候,西伯利亞早晚溫差很大及有超過半年氣溫在零度下,在5月中仍然有冰雪;第三是要有發展的專才、規劃及財力;第四是要有穩定的政治環境以推動發展。俄羅斯及蒙古過去數十年政治環境不太穩定,所以經濟發展比較緩慢。而香港及新加坡就完全符合上述四個條件,發展得以非常迅速成功,所以作為香港人,要十分珍惜今天香港各方面優越的發展條件,讓我們及子孫可以在此安居樂業下去。

蘇振顯
蘇振顯測量師行董事總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