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20年10月1日 何周禮 專家評論

Form follows Gimmick 造型取決於小把戲

上世紀在工業革命後,建築設計思潮在兩次世界大戰後出現前所未有的變化,該變化在建築思潮及不同的派系萌芽之中令建築形態有翻天覆地的改變。老生常談的有Less is more, more is bore(少就是美)及Form follows Function(造型取決於功能),在經濟起飛後換來有Function follows Form(功能取決於造型),其後亦出現Form follows Fashion(造型取決於時尚),延至今天Ole Scheeren提倡Form follows Fiction(造型取決於故事)……

在亞洲、中東及新興地區經濟崛起後,許多歐美著名的建築師都紛紛在亞洲一帶大展拳腳,善用經濟帶動建築設計,透過建築設計帶出獨特個人風格,在大型商廈、博物館、住宅、甚至機場等範疇發揮所長、以明星效應創造地標,帶來百花齊放的建築實驗場景象,但卻又種下重重的建築思潮危機。

當中,筆者深深感受到的危機就是Form follows Gimmick(造型取決於小把戲)。

出生於1970年的英國設計師Thomas Heatherwick,於1994年成立了Heatherwick studio,其設計作品涵蓋公共藝術、工業設計、時尚設計等時尚領域,甚至涉獵到建築設計。

對於許多遊人而言,紅色雙層巴士幾乎是英國倫敦的標誌之一,Thomas Heatherwick則於2010年重新設計新款環保倫敦巴士(London Bus),環保巴士保留原有紅色車身與雙層的空間特色,特設三對上落車門,更將紅色巴士開放式車尾及樓梯變成特色,將九十度角車頂變成圓弧形及連貫式玻璃以減輕體積龐大的視覺感,使城市風景全程引入室內。

談到近年聯想起倫敦的元素,可算是2012年倫敦奧林匹克運動會的聖火台,同時亦是Thomas Heatherwick的作品,設計概念由204個小型火炬單元所聚合成一聖火台,代表了204個參賽的國家隊伍,小型的銅製火炬單元採用了花瓣作為造型,藉此型態來象徵凝聚世界各國力量的精神意義。

當然最為人熟悉的作品必定是陀螺形狀的家具作品Spun,則是將陀螺特質運用在座椅上而產生趣味性,同時該趣味及造型總是令人覺得非常小把戲(gimmicky)!今天是陀螺、明天是貝榖、後天更可以是龜穀!與上世紀初包浩思思潮及後的現代派建築大師的Tubular Chairs,Form follows Function的大師椅有極大原則性的反差,總是覺得Mies Van der Rohe、Le Corbusier、Marcel Breuer等會給他零分!與英國設計博物館內「椅子設計」的理論三大原則包括美學與哲學、結構論及人體工學毫無關係,但卻是最多人嘗試及帶來最多歡樂笑聲及打咭!

其實,以上的幾個設計案例都充分表現出Thomas Heatherwick的作品充滿時尚「走精面」的語不驚人、誓不罷休的設計態度,似乎他的設計語言並沒有平實、平淡及實而不華的選項,但卻充滿「國皇的新衣」思維,對創意工業來講創新的精神就是成功的支柱。這設計態度在產品設計、臨時展覽廳及家具設計亦是無可厚非,猶如日新月異的電子產品,你有否留戀過上一部手提電話或多年前的數碼相機?

因為產品設計是建基於時尚、技術及花招數,完全沒有任何產品希望達到永恒(Timeless)的奢求,只希望推陳出新,但深遠建築理論及核心價值就是經得起時間考驗,由時間、空間及人性去斷定是否一座經得起考驗的建築,這樣子亦清楚說明學建築的人或許多遊人為何要參觀數千年前的歷史建築!完全不會建基於「霎眼嬌」,要第一眼認為「好得意、要selfie」為目標!

2010年上海世界博覽會英國館這件作品,向世人展示的建築作品種子聖殿(Seed Cathedral)以幻境般的新美學,以植物種子與光源為展示主題, 揭示大自然最原始的本質,帶出飲水思源的哲理。運用6萬支長形的透明acrylic,創造出一個花蕊空間核心,讓參觀者可以仔細看到植物生命之源,英國館因此獲得了「蒲公英」這個別名。這個建築作品,作為世界博覽會一臨時展館設計,傳送着一強烈的訊息,在各國爭妍鬥麗下,以獨特的蒲公英外型吸引遊人是絕對正確的,但這種花招用在其他永久性建築成立嗎?我們真的需要「打咭式」建築或是建築物的最終目的是為了給人打咭?

另外,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學習中心繼蒲公英後被譽為「蜂巢」,而美國紐約的Vessel則被貫別名為一座巨大的「花瓶」……學建築的人總會有一種風骨就是不會以任何現有物件去比喻建築外型;相反,若建築物被比喻與任何物件相似及雷同其實是一種侮辱,猶如已故香港大學建築系系主任黎錦超教授生前發表的文章「Duck Architecture」,若售賣鴨肉的店舖建築需要鴨仔卡通外型招徠顧客嗎?售賣熱狗的店舖需要一隻巨型的熱狗外型作招徠生意嗎?這就是比「後現代主義」建築思維更危險的處理手法,當代城市亦只會充斥迪士尼樂園般的Toy Town,這個建築似水壺,那個建築似隻杯。

在建築史上出現過許多位入歷史的自學建築大師如Le Corbusier、安藤忠雄等,其作品的哲學深遠,影響後世,相反非自學但以產品設計為基礎去設計建築物則是非常危險,更會將建築哲學扭曲!Le Corbusier相信從沒有構思過將Ronchamp Chapel設計得似一座巨大的十字架,同樣相信安藤忠雄從未構思過水之教堂是「一灘水」的形態!Form follows Gimmick絕對不是出路!

何周禮
何周禮建築設計事務所創辦人及董事

放大圖片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