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2017年7月10日 余錦雄 專家評論

回歸20年經濟發展樓價與改變

先看經濟,香港回歸是成功的。最初我們擔憂不能繼續安定繁榮,結果20年下來,不僅是堅定維持,更連接了中國和世界,使中港兩地實現了巨大發展。香港的GDP增長率大幅高於其他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中的高收入國家。此外,在內地產業、貿易及IPO的支持下,香港作為國際金融、貿易和航運三大中心的地位依然穩固,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大大強化,確立了僅次於紐約和倫敦的世界金融中心的地位。

香港有嚴謹的法治、高度自由的市場經濟體制、中央「一國兩制」的支持,以及信奉獅子山精神的勤奮。以上種種令我們有下列值得驕傲的數字。我們的GDP由1997年的1.37萬億港元增長到2016年的2.49萬億港元,20年來,增長82%,相當於年均增長3.2%(先進城市中極高);人均本地生產總值同期增長60%;財政儲備亦增長150%,至2016年的近1萬億港元;外滙儲備從928億美元增長到3905億美元,增長了3.2倍;香港股票市場IPO額度再次榮登全球首位,超過紐約和倫敦;人民幣存款和存款證結餘超過6250億元,成為全球最大離岸人民幣中心。

上述的經濟成功,本應給予我們香港人應有的滿足感與快樂,但我們的全球快樂指數排位去年只是極低的第76位,我以為這其中最重要的兩個原因是過高的樓價和中港經濟權力的逆轉。

雖然我們的GDP有可觀的增長,但同期樓價的增幅卻大幅超越GDP增長,再加上顯示貧富差距的堅尼系數亦不斷上升,這意味大部分不富裕的人得益較少,更要為居住問題長期憂心不已。

説「中港經濟權力的逆轉」,首先看看的又是GDP,20年前,香港GDP約為全中國的近四分一,而現在是低於3%。在1997年,香港在國際金融、貿易和航運中心的領域,內地無可競爭,更必須倚賴香港為接觸世界最前沿的窗口;到了現在,上海、北京和深圳等內地城市不但在GDP上早已超過或接近香港,而在金融、航運和貿易等方面,亦有比香港更龐大的市場份額。雖然這一變化是內地高速發展的必然結果,對香港根本有重大利益,但在比較之下,尤其偏弱勢的社群,就會覺得不舒服。

20年前,香港對內地絕大部分人來說是先進、文明、高尚及富裕的,甚至去香港旅遊是一件可以炫耀的事情;20年後,隨便去趟香港購物,對很多內地民眾來說已是平常,內地學生和香港學生互相交流,也是與日俱增。可以說,兩地民間融合已有一定程度,感覺上香港再沒有從前的優越感。

比較一下內地城市的樓價,過去20年(尤其近10年),翻幾番已是等閒,亦是一般人收入不容易負擔的,但普遍在內地,人民的積極性都很強,或許這是我們需要學習的地方。

往後,為避免降格為一個一般的內地城市,我們必須有更正面的心態,保持國際化和更加國際化,並維持自主性非常重要。未來的中國更需要一個全新而具備全球國際視野與關係的香港。在推進「一帶一路」構想帶動下,中長期來看,國際化和開放路線是中國唯一的道路。而香港有完善的國際接軌法律制度,有在世界範圍獲得較高評價的自由營商環境,有高度優秀的人才與高效的生意運作平台,只要我們有信心,前景絕對是一片光明。

余錦雄
香港測量師學會前會長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