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9年12月12日 推介文章

馬嶽:「警察城市」比23條更可怕!

「反送中」運動持續五個多月,警民衝突不斷升溫。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馬嶽形容,香港已經淪為「警察城市」,制度與法治受到侵蝕,國際形象大受打擊。

「由7、8月開始,政治學已經解釋不到香港的狀況,好像我讀過的書都無用。」馬嶽指出,正常而言,一個地方出現持久抗爭,政治上只有兩種策略:第一,軍隊鎮壓,例如1980年的光州事件、1989年的六四事件;第二,政治上作出讓步,例如上年法國的黃背心事件、今年玻利維亞總統下台。

香港的畸形狀態是:政府既不讓步,也不出動解放軍,反而要警察「止暴制亂」。他說,警察平亂,史上罕見,皆因軍隊與警察接受的訓練完全不同,前者是戰鬥,後者是驅散。

香港仍有價值

他分析,中央出此「怪招」有兩方面的盤算:一來,香港這個國際金融中心對中國有無可替代的價值,解放軍一出,「一國兩制」玩完,不符合「長期打算、充分利用」的戰略;二來,基於「鬥爭」思維,共產黨覺得讓步等於向示威者屈服,所以堅決「企硬」。「政府整個基調並非對話,不回應五大訴求,沒有努力嘗試去淡化矛盾或者拉近與示威者的距離。」

然而,如果這條「橋」真的work,抗爭不會持續幾個月,國家主席習近平也不用在11月老調重彈,重申「止暴制亂、恢復秩序是香港當前最緊迫的任務。」

事實是,香港正陷入一個死局:「7月開始的定調是警察平亂,為了保持警隊士氣,於是幾個月來警隊做的所有錯事,包括越權、違規都視而不見,但正因如此,帶來更大的反抗和憤怒。」最近中環OL和西裝友也「和你lunch」,精英也「叛變」。

他直斥,隨着運動遍地開花,警察濫暴嚴重,「辣㷫」全港不同階層。「這是官逼民反!」馬嶽深有體會,話說他早前輕裝便服去維園參加一個合法集會,催淚彈竟由告士打道擲入,同場那一萬人全無犯法的準備,狼狽不堪。「這個體驗是什麼?就是不管你做什麼,警察都可以隨時拉你,然後暴力對待。」

他質問:「條界係邊,邊度先安全?」以前「和理非」知道如何合法表達意見,但如今這條界線不斷被超越,難怪10月開始有人喊出「香港人反抗」這口號。

制度、法治受損

警暴後遺症相當深遠,其一是破壞專業精神。一直以來,香港有相當多專業團體,例如醫生、律師、會計師等,都以其各自專業義理(rationale)自行管理運作,如違反守則,會被吊銷牌照。機制背後是程序正義的原則,與內地「政治壓倒一切」不同。夏天開始,港警可以不戴委任證及編號,又蒙着面,根本無從問責,「給我的感覺就是:they can do whatever they want!」面對過度使用武力的質疑,四點鐘的警方記者會全是撑警,「等於醫生亂發咳藥水卻投訴無門,令人對制度失去信心。」

「一國兩制」另一支柱——法治,亦備受質疑。「警方多次獲法庭批出搜查令,鐳射筆也被裁定為攻擊性武器,令部分人懷疑法院判決是否公正。」最新例子,是北京為了配合警方「止暴」,出聲攻擊高院裁定《禁蒙面法》是無效及違憲的判決,聲稱只有人大才有權就香港法律是否符合《基本法》作出決定,令人擔心「司法獨立」將被「三權合作」取代。

馬嶽慨嘆,只消一個夏天,香港這個國際知名的「東方之珠」,已經淪為外媒口中的「警察城市」。這對香港的傷害,比23條更加嚴重。「警察周街拉人,現行法律體系都保護不了你,那何必要害怕什麼分裂國家呢?」

他曾撰文寫道,歷史上從來沒有一個政府,會為了配合另一個境外政權的利益,不惜與民意對着幹,甚至搞垮自己。諷刺的是,在「一國兩制」這偉大構想下,如此doesn't make sense的事竟然發生在香港。這位政治學者只能感嘆:「我實在看不到(港府和中央)解決問題的邏輯!」

——節錄自十二月份《信報財經月刊》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