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4年10月6日 時事脈搏

【特稿】香港之亂:權力的傲慢和文化的偏見

9月28日的87顆催淚彈,引爆了香港民眾街頭運動罕見的一幕,港人在硝煙瀰漫中抗爭的畫面迅速佔領了世界各大傳媒的頭條,也意外地讓北京更加直接面對了他們了解或不一定了解的香港民意。

現在,事態的發展也遠遠掙脫了最初的發動者的可控範疇。沒有一個組織可以宣稱對這場運動負起全面的責任,也就意味著沒有一個組織能對這場運動的後果概括承受。

抗爭仍在持續,所展現的仍然還只是香港社會的部分力量,甚至訴求也一直在變,未來運動的走向還在迷惘中摸索,但是,這樣的集結卻肯定是一次香港社會不滿情緒的大集合:在香港近十年的經濟成長中付出最多收獲最少的基層工人,被伴隨自由行而來的大量遊客影響到生活質素的普通居民,承受著高樓價高消費,薪資漲幅趕不上通漲卻還要面對競爭還在不斷加大的白領上班族;林林總總,這些群體走上街頭的比例,遠遠大過起初的運動主體---學聯號召來的罷課學生,當然,也超出了最初「佔領中環」的組織者的動員能量。

這是香港和北京都必須要面對的現實。

亦如火山爆發,出口總要找到最脆弱的地方。「普選特首」就是那個脆弱的出口。

催淚彈的強勢驅離,或許是警方沙盤推演中不曾出現的環節,當或不當,放在別處或無爭議,但在此時此地,硝煙瀰漫的畫面,再經由電視直播強力反覆放送,引發的是香港人最深惡痛絕的聯想,如同每年維園紀念晚會中鎮壓六四場景的現場版,這讓本來游移不定處於觀望中的人群堅定的走了出來。

事已至此,北京和香港當局要處理的最大問題,其實是香港民眾對港府的不信任危機。無論有多少種的外部助力,它們總要通過內部的主流情緒,才能醞釀出效果。

在「一國兩制」下,一個執行迥異於北京現行政治制度的特區政府,也是間接獲得過香港民眾授權的政府, 尊重民意的表達必須要有的是對權力的謙卑,哪怕這些民意只是來自「一小部分」。因此,在不少港人看來,催淚彈代表的不是「更高武力」,而是藐視民意的蠻橫和強勢,現在,港府竟然這樣做了。

港府的這一舉措為香港最主流的憂慮又添了一道鐵證:就是當香港的民意和北京的思考有了分歧時,這個政府要站在哪一邊的問題,現在看來,香港政府顯然是又一次站到了北京這一邊。

會出現這樣的結果在大多數港人看來並不意外,而且他們更加有理由認為,現在的香港特首梁振英不是大多數香港人選出來的,他只是「小圈子政治」的結果,因此,在根本利益問題上,目前的這個特區政府更多是在執行北京的意圖而非代表港人。

這就回到了所謂「真假普選」的問題,這個問題的實質就是要採納什麼樣的選舉辦法,才可以出現一個既能代表大多數香港人利益,又不背離北京的國家整體利益的特首。

這本不矛盾。但是,卻在權力的傲慢和文化的偏見中,北京和香港終於漸行漸遠。

87顆催淚彈沒有驅散人群,反而加劇了香港人的憂慮。也許在選擇什麼樣的民主制度的議題上,眼下的香港人確實沒有共識,但是,不要一個僅僅是為北京專制政權做代言的政府,卻是共識。

長期以來,包括北京在內的外界的一致看法是,香港是一個法治社會,「法治精神」早已深入這個社會的肌理。相較之下,北京的「依法治國」仍然只是在逐步推進之中, 而其司法不昭在經濟的快速發展中,暴露出來的種種問題,不公不義的事件屢見報端,港人有目共睹,更隨著兩地交往的加深,香港人擔心內地的一些做法,會逐漸侵蝕香港的現有制度,這也是可以理解的事實,亦成為了港人對香港現在政府缺乏信心的重要原因。

沒有人可以改變一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現行的政治制度,除非它自己,香港人在此議題上就更加沒有表達意見的空間,但是,香港人要做的是確保自己現有的司法體系不被破壞,這是香港作為法治社會立足的基礎。

但是,如果未來的香港政府行效北京的專制制度,那麼,「兩制」不在,「法治」還能尚存嗎。

香港正在發生的問題,正如各種分析所言,有各種因素的介入,疊加,但根本問題仍然是,已經深入人心的「法治精神」要得以延續,「港人治港」是最後的防線。

而要「治港」,則先要「知港」。在香港短暫的一百多年的歷史上,香港人為自身權益走上街頭抗爭乃至浴血,已不是一次兩次。這次問題的爆發至少有一個好處,就是給了雙方更進一步檢討和了解的機會,以圖更有實際操作性的未來。

對這次群眾運動能夠達到什麼預期,包括組織者在內,也未必說的清楚,但是,藉由這次如此聲勢浩大的運動作為開端,當體制內的議會路線不能作為時,體制外的街頭路線必不可少的就會出現。而對底線的試探和對邊界的摸索,無疑將會成為下一階段香港的群眾運動的任務,街頭路線的鬥爭經驗也會隨之升級。

而對北京來說,順應香港的主流民意去做適度的制度調整並非沒有路徑,但是,制定政策的人,如果只是把香港問題技術處理,其後果會令已有的文化偏見更加偏激,社會撕裂的後果不是一代人可以消弭的。

如果北京仍然把持權力的強勢來箍住民主思想洗禮過的民意,其結果就是失去自身對其它政治制度可能性的實踐機會,而這,遠比維持一個金融中心更加得不償失。

《信報》網站 劉怡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