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即巿股評 | 2020-03-31 17:47

【帶眼識股】致90後:我輩黃金時代

放大圖片

作為最邊皮的90後,自己正面對三字頭。危機感三年前已開始出現,很想改變,很想回歸初衷。這幾年多多少少有些變化,可是仍於半路上,當中最欠一環:絕對財務自由。

18歲的自己,偶像不是畢非德,而是法蘭西斯.哥普拉(Francis Ford Coppola),放學流連二手書店和戲院,最愛電影節一日踩五場。也許很難理解,一個文青為何走入中產報講股票?

沒有軟弱的理由
其實自己人生決策基於兩大基本假設:「時間很少」和「資源不夠」。要達到比個人榮辱更大的目標,就要在最短時間取得最大資源,今時今日在香港地的途徑,一是Start Up,一是投資。

追求理想很浪漫,可是浪漫很多時不是完成理想的方法,特別如果你要推動香港有甚麼轉變。或者你會認為自己沒有甚麼大理想,也放棄在香港安身立命。

不過,儘管一眾極右狂人極盡鬥爭之能事,卻無法改變世界關聯性已根深蒂固,資產階級的權力牢不可破。世界在金融海嘯低息(漸成零息甚至負息)放水後「一take上癮」,毒癮一深,下一劑份量就要加大,資產價格想大回也難,「沙士價」早成天方夜譚。

雖然疫情帶來資產價格調整,環球水喉大開下,震盪過後資產價格只會一飛衝天去,貧富懸殊愈拉愈闊。無論只是想一年返「鄉下」日本幾次,或者移民避走他鄉,都只會更難。再者,可能有一天你會厭倦職場偽術,想自立門戶;又可能有一天,你會有下一代。

自己只是個普通不過的人,面對天天「買不買滙控?」等答了幾百次的問題,間中聽著《不同班同學》和《天才兒童1985》,難免有點泄氣。可是回過頭來,問題終究是自己未夠強。90後們,無論想怎樣都要變得更強。上善若水(Be water)哲學深邃,大部分人聚焦靈活變通,進退有據,忽略水自高而下之狠勁。

我輩首個大時代
現時中老年一輩,年輕時得到過香港起飛的機遇,很多意見認為我輩先天欠缺一個大時代機會。的確,最近一次資產大漲,已是金融海嘯後的復甦谷起資產價格一輪十多年升勢,海嘯時最年長的90後不過17、18歲,難以捉緊機會。

可是90後,疫情後的世界,將成我們等待多時的第一個大時代機會。90年至95年出生者,已是25歲或以上,初有資本,大有準備條件入市;96年至99年,約為21歲至24歲,可初學投資,起碼幫補學費和Grant Loan還款。

二月底以來,投資上兩線作戰,第一是力追早前執倉虧損,早輪執倉的確有損手,卻不太肉痛,因為見樹不見林只會影響情緒,從而誤判,目標是為黃金時代增強資本。

第二戰線是整理「90後起步倉」,詳情接下來幾篇文章分享。先簡述選股概念,首要目標是24個月內股價有潛質倍升的股份,輸得起,要狼死。另外,收息股不作考慮,而且每手成本盡量低。

當然,投資路上周遭一定七嘴八舌,不比《城市論壇》高雅。自己從不捲入口舌之爭,原因很簡易:投資成功有錢賺,嗌贏交卻是斗零也沒有。世上總有人欺少年窮,投資不過一個「錢」字,眼光準備,到頭來多嘴硬的人也會跟你買。

陳鎮強
信報高級分析員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