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2015年12月5日

【信報月刊】朱鼎健:嚴父施激將法磨練我

窮人的孩子早當家,41歲的觀瀾湖主席朱鼎健雖然有一位「富爸爸」,卻很早就要承擔家業的重負。21歲加入公司做開荒牛,父親對他實施的教育是嚴格的,朱鼎健試過在眾目睽睽下被老父摑了一記耳光。32歲父親患上不治之症後,朱鼎健已可以獨力撑下去。

父親朱樹豪白手興家,七十年代北上靠造紙掘到第一桶金,1992年轉型成立觀瀾湖集團。「小時候爸爸上班、下班都要搭公交車,每日早出晚歸,直到我3歲,才有錢買輛電單車代步」。今日坐擁百億商業王國,童年時朱鼎健卻要與兄弟姐妹四人同住一狹小房間,暑假時要去超級市場洗地、上貨,16歲時已到餐廳做待應,「富二代」的奢華生活與朱鼎健無緣。

「他經常周末加班,就把我帶到辦公室,他開會、我自己做功課,他與客人食飯,我在一旁陪坐」。小時自然聽不明白生意經,但至今仍難忘父親教誨,「當時見過一個笑容非常燦爛的人,那人走後,爸爸對我說,這個人很奸的,不要以為對着你笑就是好人」。

身為潮州人的朱樹豪對於兒子的教育傳統而嚴厲的,19歲朱鼎健留學加拿大,依然不輕鬆。「那時一年只見一兩次,每次見面都有很大壓力,他對我真的很嚴格,會提出很多要求。放假返香港,不是同朋友玩,而是陪他去應酬。」21歲他大學畢業後立即來到觀瀾湖幫父親打理生意。表面上是太子爺,實質是高級打雜,從草坪管理做起、然後任職前枱、禮賓,運輸部。「畢業回來之後,最不習慣是每日都要與爸爸見面,每日都用很多事來考我。我覺得自己是在壓力下成長的。」

少稱讚多批評是傳統中國人的教育方式,朱鼎健試過在眾目睽睽下被老父摑了一記耳光。「爸爸會用激將法,做錯事會當眾批評;無論在場有什麼人,他也會當眾責罵、批評,當年我都受了很多」。汲取前車之鑑,現時朱鼎健管理員工反其道而行,「我用的是大聲讚揚,小聲批評。十隻手指有長短,我鼓勵員工犯錯,從錯誤中學習,但當然不能重複同樣的錯誤。」

朱鼎健笑稱,至今仍對父親的教訓記憶猶新。「父親的金句是,當你遇到一個浪,一定要閉着氣、衝上來,否則會死;但捱過後,不要以為可放鬆、後面還有很多浪」。

《信報財經月刊》
Android揭頁版:https://bit.ly/hkejmonthlyandroid
iOS揭頁版:http://bit.ly/hkejmonthlyapp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