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5年3月2日 儂白蒂

打亂美國升息節奏的程咬金

這是一個起始於以鄰為壑,坐收於自食惡果的經典案例。

2009年3月,美國聯儲局(Fed)為挽救受到金融海嘯重創的美國經濟,決定實施量化寬鬆政策(QE),釋出約1.7兆美元,用以刺激景氣回升、對抗經濟衰退。2010年11月接續啟動QE2,再度釋出約6000億美元。2012年9月實施無限期的第三輪QE,透過每個月購買850億美元債劵的方式釋出資金,直到2014年1月才開始縮減規模,當年10月正式退場。

由於美國經濟目前已步入穩健復甦階段,市場一般預期,Fed將於今年中啟動升息循環,結束長達6年的貨幣寬鬆環境。孰料,卻可能被上周半路殺出的程咬金,硬生生打亂了原有的升息計劃。

中國人民銀行較早前宣布調降存款準備金率2碼(0.5個百分點),預計約釋出6000億元人民幣(約3兆元新台幣)的流動性,等於正式宣告加入全球貨幣貶值競賽。筆者猜想Fed主席耶倫雖已失去了一夜白頭的機會,但想必會更加愁腸百結,重新盤算美國升息大計。

此話怎說?

非典型貨幣政策刺激經濟

6年前,美國憑藉其身為全球經濟強權與美元特殊地位的條件,利用不斷降低利率、大量釋出美元、促使美元大貶、提升出口競爭力等手段刺激經濟,雖然付出了資產負債表規模狂飆的代價(從QE前的9000多億到2014年底的4兆多美元),但總算換回低於6%的失業率(2014年12月為5.6%),與超過2%的經濟成長率(2014年第四季為2.6%)的結果。

可是,過多的美元導致市場流動性氾濫,炒作熱錢四處流竄,加劇商品價格與滙率波動,醞釀愈吹愈大的資產泡沫,甚至誘發全球性的貨幣戰爭與貿易壁壘,本質上其實是一種以鄰為壑的貨幣政策,以犧牲他國的經濟健全作為自身的復甦動能。

影響所及,當美國逐漸擺脫景氣低迷後,依然深陷停滯困境的兩大區域-日本與歐洲,決定東施效顰、如法泡製,相繼推出更加驚人的QE規模,複製美國大量釋出資金、促使貨幣大貶、提升出口競爭力等手法挽回頹勢。更別提其他規模較小的國家,光是今年以來,就有16個經濟體採取寬鬆貨幣政策,包含世界排名第二的中國。

中國人行為何動見觀瞻?

按理,日本與歐洲史無前例(相信短期內也恐無來者)的寬鬆規模,影響美國經濟的程度應該遠大於中國。可這兩者的QE政策,都已是醞釀多時的意料中事,或說某種程度也算是美國默許下的產物:以日本為例,為制衡中國崛起,美國重返亞洲的再平衡政策,勢將需要日本的強力奧援,在「美日同盟」的大戰略下,日圓的無限期貶值或許是檯面下無言的交換籌碼之一。

歐洲情況也十分類似,美國在制裁俄國與處理中東局勢上,都需要尋求歐盟的有效支持。更何況,歐盟內部雜音甚多,身為主要金主的德國向來對QE十分感冒,這已公開宣示的1.2兆歐元是否真能如期、如額釋出,依舊存在不小變數。

換言之,Fed早已對日本與歐洲的寬鬆政策做好心理準備,說不定連因應措施都已經準備妥當。意即前兩者的衝擊力遠不若閃電宣布降息的中國人行。再說,中國是美國的最大債主(約1.25兆美元),強勢美元等於中國外匯資產不斷膨脹、經濟實力持續增強,這顯然不是美國樂見的情勢發展。

中國情勢內外交逼

特別是相較於其他貨幣,人民幣起伏向來顯得平穩許多(目前採取管理浮動滙率制),某些時候甚至還深具穩定區域金融穩定的重要功能(如在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自2007年全球金融海嘯以來);但隨著中國改革開放的漸趨深化,外匯管制的成本愈來愈高,吸引跨國套滙炒作的誘因也會愈來愈大,放寬人民幣浮動區間(主要是貶值下限),已是不得不然的大勢所趨。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來在「穩增長、調結構、促改革」的施政前提下,北京當局已不再頻繁使用全面性的調節工具,而改以「定向調控」的方式進行,如今再度祭出寬鬆意味濃厚的調降存準率,顯示其內外交逼的情勢十分嚴峻。

其眾多考量包括:一、宏觀經濟情勢不見改善。最新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跌破50的分界線,創下近28個月以來新低;二、美元走強導致資金加速外流,使得資金短俏壓力大增,只好透過降息釋出資金協助企業(特別是中小企業)透過營運難關;三是各國貨幣(除美元外)競相貶值,意即人民幣相對升值,危及其出口競爭力等。

但中國畢竟是中國,雖然人民幣短期貶值壓力頗大,卻不至於出現大貶走勢,可能原因如下:一、中國對外貿易順差有增無減(去年全年約為1500億美元,創下歷史新高),今年很有可能進一步擴大,對美順差尤為龐大,某種程度制約人民幣貶值空間;二、中國經濟仍有一定表現,縱使增速有所放緩,但6%至7%的經濟成長率依然傲視全球,可望有力支撐人民幣;三是「中國夢」發酵。被稱為「中國版馬歇爾計劃」的一帶一路(絲綢之路經濟帶與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已正式啟動,肯定需要幣值穩定且強大的人民幣作為堅實後盾。

強勢美元打亂升息盤算

簡言之,2015年各國滙率基本上呈現美元為王、人民幣次之,其他貨幣走弱的態勢。誠然,貨幣升值的效果向來都是兩面刃,強勢美元雖可減少美國企業的進口成本,但毋疑會減損出口競爭力,很有可能因此侵蝕企業獲利,相當於增加企業募資成本的升息效果。根據美國《CNBC》評論指出,美元每升值10%,等同於加息0.5個百分點。

而美元過去一年對其貿易夥伴國家貨幣的匯率約已升值17%,也就是說,Fed什麼都還沒做,實已無形升息3碼之多。再加上,美國最新公布的去年12月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只有0.8%,創下近6年來的最大跌幅,顯示現階段物價穩定持平,並不存在升息收銀根的急迫性。

只是,Fed延後升息(或放緩升息步伐)不見得是好事,超低利率的寬鬆貨幣環境畢竟不是常態,短期止痛的麻醉劑不能長期服用,實施的時間愈久,耽溺資金派對的癮頭會愈大,反作用力肯定也愈強。

如果連美元也棄守⋯

更令人不安的是,各國競貶、美元獨強的局面能維持多久呢?因為貨幣競貶等於大家都沒貶,只有美元一直漲,自然無法有效裨益各國經濟;如果等到連好不容易展露復甦曙光的美國都支撐不住,斷然棄守美元、加入貶值競賽,恐會深化人們對於經濟前景的疑慮,致使消費心態愈發保守,進而引發難以想像的全球性惡性通縮。

把自己的快樂建築在別人的痛苦上,注定不會有好下場。人不可能離群索居、不可能一直鶴立雞群、不可能永遠都能獨樂樂,Fed早在6年前選擇「以鄰為壑」的當下,其實就已決定了今時今日的「自食惡果」。

本文來自︰The Glocal

The Glocal 是全球華文社區的國際新聞綜合評論網站,由Roundtable 的香港國際關係研究學會管理,受香港政策研究所國際關係研究中心、香港國際問題研究所支持。作為《國際關係研究月刊》的延伸發展,the Glocal 以網上雜誌形式,由香港、澳門、台灣、美國、英國、澳洲、新加坡等不同地域的評論員,專門探討國際政治、外交、文化生活等不同領域。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