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5年1月9日 儂白蒂

低油價時代的光與影

全球戰略性物資--原油,價格崩跌!

「再等等,油價明天又要跌了,別急著去加油…...」相信不少對價格敏感的開車一族,最近應該常聽到類似的對話。這「德政」完全受惠於國際原油價格(含布蘭特原油與西德州原油等),自去年夏季以來拉出一波近五成的巨大跌幅,從每桶平均約110美元的高點,一路跌破60美元大關,有市場分析師看跌至50、甚至是40美元。

影響所及,航空、客運、電價等民生費用都傳出降價可能,充分證實原油的戰略性物資地位傲視全球、舉足輕重。

別讓OPEC(石油輸出國組織)不開心

而這一回油價為何急跌?急跌影響是好是壞?你、我又該如何看待,並因應未來可能出現的低油價時代?

從最簡單的供需原理分析,油價下跌是因為供給大於需求。這一回的急跌又融合了超額供給與需求趨緩的雙重因素:美國的頁岩油革命、利比亞產油效能大增(4月每天20萬桶,9月每天超過80萬桶)、伊拉克恢復供油,使供給有效增加;歐洲與日本的經濟不見起色、中國能源消費減少,使需求明顯下降,一消一長之間,形成了「油價跌跌不休」的經濟拉力。

還有一個非經濟拉力,使得油價有如自由落體般的筆直下降,那就是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在11月27日於維也納會議後決議不減產,進一步強化市場對於中長期原油供過於求的疑慮,導致油價連連破底、一瀉千里。

為何OPEC不減產?想要穩定價格的解決之道不就是減少供給,才能使供需再平衡、促使油價回升嗎?

去年7月,美國正式解除近40年的石油出口禁令,面對美國頁岩油業者大舉搶攻市場,以沙地阿拉伯(後稱沙國)為首的中東產油國,眼下有兩種因應之道:一是「減產以保價」,維持油價與市場的穩定水準與秩序,保有既存的經濟實力與財政收入,但風險是美國頁岩油業者恐挾國家扶植之勢趁機坐大,難保日後不會與OPEC平起平坐、分庭抗禮,甚至取而代之。

二是「不減產以維市佔」,因為中東國家的產油成本世界最低,如果不減產,國際油價勢將重跌;若是一段時日(幾年時間)不減產,透過油價低迷的入不敷出,就有可能逼迫新興競爭對手,因不堪虧損而退出市場。

前者曾有慘痛的前車之鑑。1980年代北海發現豐富石油蘊藏,一時原油供應充裕、油價應聲下跌,身為世界第一大的石油出口國,沙國決定大幅減產近四分之三,卻因為其他產油國袖手旁觀、未偕同減產,導致油價從每桶35美元大跌至低於10美元,沙國不僅市佔率大減,更從此背負沉重債務,出現長達16年的財政赤字。料想沙國這回不會再重蹈覆轍。

後者則像是「殺敵一萬,自損三千」的七傷拳,利用短期削價競爭的割喉戰,一舉殲滅敵軍、以期永絕後患。對於多年來累積大量石油美元的中東產油國來說,這或許是可以接受的短期戰術,藉以延長OPEC會員國的中長期市場影響力。

毫無意外地,沙國強力主導OPEC決定,維持原有3000萬桶的日產量,消息一出,國際油價崩盤。

可是,難道美國政府沒有察覺這樣的「司馬昭之心」,沒有打算為捍衛自家業者生計施壓OPEC國家,以維持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嗎?

這裡牽扯到國際地緣政治的複雜因素,在國內相關業者尚未集結成群,強力遊說政府保護業者權益之前,白宮或許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政經難題讓山姆大叔「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此話怎說?
油價崩跌的最大受害者首推俄羅斯、伊朗與委內瑞拉三國。這三國都是美國目前的外交對手,也都以油氣出口為主要外匯來源,在2008年金融海嘯爆發前,油價來到每桶147美元的天價時,受惠於翻了好幾番的油價飆漲,這些國家儼然成為新興區域強權,對內統治基礎穩固,對外話語權大增。

但「成也油元,敗也油元」,以俄羅斯為例,即使擁有4000億美元外匯儲備,但其外債規模也高達7000億美元,必須倚賴大量石油出口來維持其償債能力。如果油價持續下探,必將影響俄羅斯的償債能力,進而導致經濟衰退、盧布續貶、通膨攀升,難免重創普京聲望,其呼風喚雨能力勢將受到限制(昔日蘇聯解體與油價長期低迷脫不了關係),烏克蘭局勢也可能發生變化。

情勢也的確快速惡化,俄國央行日前將基準利率從原先的10.5厘,大舉升至17厘,引發資金外逃、股市重挫,近半年的盧布匯率狂貶超過四成,為此,俄國不得不投入1000億美元外匯存底救市。影響所及,俄國民眾也紛紛搶購物資、囤積居奇,惡性通膨之勢儼然風雨欲來。

身為世界第四大產油國的伊朗,也勢將受到油價崩跌影響,在苦無經濟籌碼的情況下,其與美國有機會在核協議及對抗伊斯蘭國的議題上出現進展。還有美國國會甫通過制裁案的委內瑞拉,石油輸出佔其財政收入五成、外貿收入九成以上,今年又將舉行總統大選。如果大選前油價依舊疲軟不振,肯定會引爆其國內的通膨惡化與物資短缺,現任馬杜羅政權恐面臨嚴峻挑戰。

除了這些「可做不可說」的檯面下好處外,油價下跌還有助於美國經濟復甦,最直觀的低油價好處,就是協助民眾省下能源開銷,增加可支配所得,相當於減稅或加薪。有調查單位預估,這一波油價下跌可為美國消費者帶來1250億美元的意外之財,明年每個家庭或可省下750美元的支出。

影響所及,消費意願可望明顯提升,只要終端需求增加,企業就有誘因增加投資,配合超低利率環境,可以有效引導資金進入實體經濟,恢復景氣循環的正向動能,降低資產泡沫的發生機率,這對已進入跛鴨階段的奧巴馬政府來說,不啻是利多於弊的政策選項。

至於其他國家,日本與歐洲都身陷於經濟衰退的陰影之中,油價下跌所帶來的進口成本減少,自然深受各國政府歡迎,特別是日本與歐洲央行紛紛採行寬鬆/超寬鬆貨幣政策,最大的政策顧慮是會引發惡性通膨,但油價下跌有效抵消了通膨產生的可能,成為上述兩位央行總裁的有力幫手。

身為世界第二大的原油消耗國-中國,理所當然也會擁抱低油價,尤其是習李政權正戮力推動「保增長、調結構、促改革」的結構性轉型,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任何增加其治理難度的經濟意外。更何況,中東產油國與美國頁岩油的市場爭奪戰,避處東方的中國正是最大獲利者之一,在今年中美國首度出口原油,優先供應日本、韓國後,沙國立即主動向其他亞洲買家降價示好,以每桶便宜1美元的幅度鞏固客戶。

簡言之,觀察短期發展,低油價有助於全球經濟回溫,國際貨幣基金(IMF)、美國聯準會(Fed)等多國央行都看好,低油價能有益於經濟成長、增加消費與投資。

但凡事有利就有弊、有光就有影,低油價表示全球需求不振,上述提及的短期效益,是否真能有益於強化長期經濟動能?誰都無法確定。若不幸事與願違,連這種跌幅又急又深的能源價格,都無法拉抬日本與歐洲經濟,使其恢復到正常成長軌道,表示這些地區極有可能陷入「流動性陷阱」困境,屆時,恐怕連前途一片光明的美國經濟,都得認真思索如何面對通貨緊縮的惡性循環。

此外,低油價向來與強美元如影隨形,美元走強表示其他貨幣相對走弱,全球資金紛紛回流美國,除了在貨幣政策上別有用意的日本與歐洲之外,其他新興國家不免得面臨貨幣競貶與外資流出的股匯動盪,顯見未來國際金融市場將有一段波瀾起伏的日子。

其他中長期隱憂還包括,延宕再生能源的研發與商轉,化石燃料終有一天將告枯竭,再生能源是不得不然的大勢所趨,但低油價時代顯然會麻痺人們的環保意識,並慢性扼殺這些產業的發展誘因,如果沒有前瞻性政府的強力堅持,再生能源的未來前景堪慮。

另有一種出現機率不高,但卻是左右全球經濟興衰的「巨型黑天鵝」。假設你是俄羅斯總統普京,面臨國內經濟急凍、民眾怨聲迭起,又不想失了帝國臉面、與西方國家妥協,你會怎麼做?會不會有如困獸之鬥般的鋌而走險,大不了兩敗俱傷、玉石俱焚,掀起另一波經濟對抗、金融動盪的世界大戰?

綜上所述,隨著全球經濟可能出現的「長期停滯」(secular stagnation,由美國前財長桑默斯所提出)+原油供應多元化(不論是受惠於科技進步或產油國爭奪市佔),人類社會很可能已經進入低油價時代,過去動輒每桶飆破上百美元的原油價格已不復存在。

值此全球財富重分配的關鍵時刻,政治經濟局勢也將全面洗牌,重新形成新秩序、新常態,光與影亦將重複輪迴。如何趨吉避凶,考驗著各國政府與跨國企業的智慧極限,只盼短多未必長空、短多也能挹注長多,人類文明轉輪能夠不斷滾動前進。


本文來自︰The Glocal

The Glocal 是全球華文社區的國際新聞綜合評論網站,由Roundtable 的香港國際關係研究學會管理,受香港政策研究所國際關係研究中心、香港國際問題研究所支持。作為《國際關係研究月刊》的延伸發展,the Glocal 以網上雜誌形式,由香港、澳門、台灣、美國、英國、澳洲、新加坡等不同地域的評論員,專門探討國際政治、外交、文化生活等不同領域。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