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2014年12月18日 向駿

港企投資尼加拉瓜運河動工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11月8日在北京釣魚台國賓館,和7個非APEC會員國舉行「加強互聯互通夥伴關係對話」中宣布,中國將出資400億美元成立「絲路基金」,並表示該基金歡迎亞洲區域內外的投資者積極參與。習近平搶在「習奧會」前宣布「一帶一路」的亞洲政策,和美國互別苗頭的煙硝味濃。即將於12月22日動工的尼加拉瓜運河可以算是拉美版的「一帶一路」。 去年6月13日尼加拉瓜總統奧爾特加(奧蒂嘉,Daniel Ortega)宣布由「香港尼加拉瓜運河開發投資有限公司」(HKND集團)負責尼加拉瓜運河工程。根據該公司官方網站表示:「整個尼加拉瓜運河項目將包括以下6個子項目:運河(包括船閘)、兩個港口、自貿區、度假村、國際機場和若干公路。此外還將興建發電站、水泥廠、鋼鐵廠和其他相關設施,確保運河在5年內竣工。」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在今年7月29日訪問尼國時曾說:「尼加拉瓜運河是一個雄心勃勃的項目,對尼加拉瓜和全世界都很重要。」

根據該公司負責人、北京出生的港商王靖去年7月30日公布的計劃,運河西起尼國西海岸的布里托(Brito),途經尼加拉瓜湖,最終抵達加勒比海岸的蓬塔戈爾達(Punto Gorda)。這條連接太平洋和加勒比海的運河全長近286公里,造價400億美元,今年9月增加為500億美元。王靖表示,「百分之一百」確信工程將於2014年12月開工,並將於5年之內也就是2019年底之前完工。各項目分工如下:中鐵第四勘察設計院集團公司為主要設計承包商,同時負責道路子項目的設計;長江勘測規劃設計研究公司負責運河工程的設計;中交第二航務工程勘察設計院有限公司負責港口子項目的設計;中國民航工程諮詢公司負責機場子項目的設計;深圳市蕾奧城市規劃設計諮詢有限公司負責自由貿易區和度假村項目的設計。

由於運河經過被稱為「母親湖」的尼加拉瓜湖,該湖已被嚴重污染的環境可能會受到更大的破壞,因此引發環保人士不滿,王靖不得不把環保列為工程項目的核心任務。他表示:「保護大湖環境一直是我們工程可行性報告的焦點之一。」儘管如此,今年10月27日加勒比海岸「大西洋南自治區」(RAAS)太子港(Puerto Principle)的6000名居民手舉「我們的土地不賣、不送」、「中國人滾出去」和「不要運河」標語在30個村鎮遊行,抗議總統奧爾特加為家族利益賣國。

再者,由於運河開發公司並無承辦大型基建項目的記錄,而尼加拉瓜東西海岸線的潮位差距最高可達6.1米,因此計劃一開始就受到多方質疑。王靖則已聘用多家大型國際律師事業所,確保其運河路線100年的土地使用權。

巴拿馬唱衰尼加拉瓜運河
今年適逢巴拿馬運河開通100週年,巴拿馬對尼加拉瓜運河當然是以唱衰為主旋律,去年10月巴拿馬前外交部長費爾南多.法布雷加(Fernando Fábrega)就曾表示,「我看這條運河根本建不成。」但阿根學者廷托卡良(Juan Gabriel Tokatlian)教授認為,「巴拿馬運河是二十世紀美國的運河,尼加拉瓜運河是二十一世紀中國的運河。」

美國對尼加拉瓜運河的興建當然有如芒刺在背,其實早在1895年美國就曾考慮過在尼加拉瓜開鑿運河。曾任美國總統克林頓拉美事務特別助理、現任聖地牙哥加州大學國際關係與太平洋研究學院國際政治經濟教授的理查.范伯格(Richard Feinberg)認為,尼加拉瓜運河一旦完成,「會將這個中美洲國家,以及整個美洲從正中間一刀切開。正值美國前總統羅斯福引以為豪的巴拿馬運河開鑿百年紀念,美洲中部即將建成的這一『中國大運河』將成為地緣政治加速轉型的地理象徵」。

《紐約時報》專欄作家羅傑.科恩(Roger Cohen)今年五月曾指控中國把「門羅主義」用於亞洲。他認為中國在維護南海的主權上證明米爾斯海默(John Mearsheimer)是正確的,「就像美國在十九世紀把歐洲大國擠出西半球那樣…中國將炮製自己的門羅主義」。尼加拉瓜運河開工等於是終結美國門羅主義的序曲。

俄羅斯科學院拉美研究所伊比利亞研究中心主任雅科夫列夫認為,新運河具重要戰略意義,因為「對中國工業來說,新運河可降低同巴西、阿根廷和哥倫比亞等地區資源出口國的貿易成本,並擴大貿易規模。…這是一個重要的戰略設施」。對中國而言,運河完工後不僅有利於中國在拉丁美洲能源和糧食戰略空間的擴張,更可在西半球獲得更穩固的立足點。

中國企業走出去遇路障
企業「走出去」雖是機會,但也可能遭遇路障。十月上旬三天內中國高鐵在墨西哥從得標到廢標的經驗為中國企業「走出去」提供了最佳的反省機會。中國高鐵雖曾「偷師」他國,但經過自主創造、研發已擁有全球最高的運營速度和最長的運營總里程,不論從每公里建設成本、建設週期、安全運營管理、建設質量都處於世界領先地位。高鐵建造每公里成本在美國是五千六百萬美元,在歐洲是二千五百到三千九百萬美元,即便在中國國內也達到了一千七百到二千一百萬美元,但中國高鐵在墨西哥投標的報價卻只合每公里一千八百萬美元,中國高鐵當然不應只是為了「賠本賺吆喝」,地緣政治考量比高鐵工程造價更重要。事實上,尼加拉瓜運河公司和中國鐵建公司是戰略合作夥伴關係,因此在制定該項目可行性研究時聘請了該公司專家參與。

中國企業進軍拉丁美洲最大的挑戰之一在如何面對嚴重的貪腐。國際透明組織(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的二零一三年度貪腐印象指數(The Corruption Perceptions Index,CPI)顯示,尼加拉瓜在全球一百七十七個經濟體中排名一百二十七,屬後段班,中國主要經貿夥伴則以委內瑞拉貪腐最嚴重。

以墨西哥為例,令中國錯愕的高鐵遭廢標主因之一是第一夫人安赫利卡•里維拉(Angelica Rivera)的一棟豪宅竟登記在與高鐵標案有關的一家公司名下,總統恩里克·佩尼亞·涅托(Enrique Peña Nieto)因被控「利益衝突」,不得不「斷尾求生」宣布撤案,第一夫人也宣布將於稍後出售名下的豪宅。又如,巴西石油公司契約交易收賄案中,遭逮捕的關鍵嫌犯包括執政黨工黨在國營企業的合作人及涉嫌參與行賄機制的建設公司高層。再如,阿根廷副總統阿瑪多.布杜(Amado Boudou)因將阿國政府印製鈔票案發包給自己以低價購得的印刷廠,涉嫌圖利遭起訴。

二零零六年四月,美國國務院主管拉美事務的助理國務卿夏儂(Thomas Shannon)訪問中國,並與外交部拉美司司長曾鋼會晤,這不僅是中美雙方拉美政策負責人首次見面,更「隱含雙方承認中國、美國和拉美的『三角』關係」。該對話持續至今每年舉行,去年十一月十八日美國國務卿克里(John Kerry)在美洲國家組織(OAS)年會致詞中不僅宣示「門羅主義時代已結束」(The era of the Monroe Doctrine is over),他在演講中還特別引以為傲地表示,拉美事務助理國務卿傑科布森(Roberta Jacobson)剛完成與中國就拉美相關議題對話。若以尼加拉瓜政府宣布運河發包的時間看,美國似已默認中國進入其後院了。

衝擊台灣尼加拉瓜邦交
運河工程得以順利推展,最尷尬的應屬和尼加拉瓜有正式邦交的台灣。尼國現任總統奧爾特加出身桑定游擊隊,他在第一次總統任內(一九八五至九零年)曾與台灣斷交,二零零七年再度擔任總統後也曾多次表達和中國大陸建交的願望,北京未接受,顯示對馬英九「外交休兵」的默契。但是如果民進黨贏得二零一六年大選後繼續推動陳水扁任內的「烽火外交」,尼加拉瓜很可能是引發台灣外交災難的第一張骨牌。

本文來自︰The Glocal

The Glocal 是全球華文社區的國際新聞綜合評論網站,由Roundtable 的香港國際關係研究學會管理,受香港政策研究所國際關係研究中心、香港國際問題研究所支持。作為《國際關係研究月刊》的延伸發展,the Glocal 以網上雜誌形式,由香港、澳門、台灣、美國、英國、澳洲、新加坡等不同地域的評論員,專門探討國際政治、外交、文化生活等不同領域。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