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4年10月10日 許文泰

香港:一個極端、認命、又充滿活力的城市

2008年到2011年三年間,我在香港工作與生活。很多人問我新加坡跟香港比起來怎樣。我都說新加坡比較好,因為比較寬敞、舒適、街道也比較乾淨,人也比較有禮貌一點,最重要的,是房子比較大。

香港人可以很粗魯、很沒有禮貌。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上餐廳吃飯的緊張。常常盤子裡的菜剩下一點還沒全部吃完,服務生一把就抓走了,問都沒問。於是我們經常得繃緊神經,在他下手之前先出聲阻止。至於吃飯需要搭檯,雖不舒服,也只好學著適應。大部分的香港餐廳,只要不是太差的,大致上都要排隊。太太跟我因為工作繁忙,經常沒時間煮飯,於是只好去mall裡面排餐廳。太太比較沒耐性,覺得在香港的生活品質很差。她說,真不知道為什麼有人會想住在這裡。

答案說來簡單,其實就是錢。然而在香港,你賺比較多錢,但你也花很多錢的房租或房貸上,剩下的就是吃吃喝喝。東西種類很多,好吃也好買,但是整個來說還是不舒服。所以很多台灣人在香港,受不了香港的擁擠與低落的生活品質,選擇回去台灣賺低薪。但是香港人是另外一種想法。我一個香港同事,一對夫妻住400平方呎的空間,那大約是13坪。我問他你受的了?他說習慣了。比較想存錢。我另一個香港朋友也是這樣。漸漸地,我開始佩服香港人對環境的忍受力。香港兩百年前只是個小漁村。英國統治之後,開始有大量華南各地的移民。二戰之後更大批的戰爭難民湧入香港。

按老婆的話說,這麼爛的地方誰要來?從一個人口移動的觀點來說,那只是表示,那些移民者的原居地其實更糟糕。想想中國苦難的近代史,不能否定這一點。因為原居地太糟糕了,於是即使運氣不好,做小工、住又破又小的公屋(甚至住籠屋都有),忍耐點都值得。如果運氣好,那麼雖然賺的錢有一大部分轉捐給地產商,但是總有一個累積財富的機會。累積財富,可以換大屋,即使價格昂貴,但身份地位也上升了。若真的嫌太貴太擠,那就移民吧。香港的移民遍佈世界各地,是華人中移動力最高的一群。香港是一個機會之地。

2010年,我邀請博士班的老師訪港。他是個荷蘭人。他說很喜歡香港,說那是跟日本不同樣貌的亞洲。日本整齊乾淨沉穩。香港雖然混亂擁擠,people jump on top of each other,但是很有活力。他說的極是,香港的活力也來自於香港的擁擠與香港的競爭。也許香港人是最樂天知命的一群人。給定他們有的,不管多和少,在這樣擁擠和高壓的環境下,他們總能找到某種生存之道。

2013年底我回港去科技大學訪問。有一天早晨走在路上,一位保安大嬸迎面就是很有元氣的「早晨」、透露著陽光的喜悅。當時我心裡還在想香港人的沒禮貌,於是大嬸的招呼使我一驚。如果你在日本,沒事不會有陌生人跟你招呼。但香港人,可以大力地對你冷酷、不禮貌,但是也可以很有活力地傳達溫暖。我想到同一年回去中文大學訪問的時候,系辦公室的秘書們(他們都是香港人)很熱情的來招呼敘舊。離開兩年了,他們沒有忘記我。一切好像昨天。他們笑我廣東話忘記怎麼講了。我只能笑笑,但是心頭很溫暖。

為什麼香港經濟可以提供比較高的報酬?這是個有趣的經濟學問題。這裡不多談。簡單的一個交代是,香港是一個自由市場跟中間人經濟的巧妙結合。然而,雖然香港人一般所得高,但是這些高所得卻同時被以「租」的形式(地租、房租、高房價、排隊的時間損耗、賽馬會壟斷賭博的所有收益等等)被收走了。租,一方面是制度所創造,另一方面,尋租(rent seeking),是這樣大剌剌的透過制度縱容產生。港英政府其實對於這種結構的形成難辭其咎。因為英國人畢竟也是創造制度尋租來的。買辦階級(賽馬會)與英國人合作形成尋租組織之穩定結構。然而,中國政府並沒有想(沒有動機)改變這種狀態。我們可以廣泛的稱這種因為制度落差而出現的租為「制度租」。然而,這整套說法沒有反應的是,香港人的認命與耐力。這或許也許人們選擇之後的結果。人們來香港找機會,成功了之後,有的人就選擇離開了。留下來了,是一些認命、知足、又眷戀香港人情的人們。

於是,這是一個什麼事都極端的城市,造就一群認命又充滿活力的人們。在香港時,我看到媒體雖然多年來被收買或者自我審查,但是由於民主的市場龐大(泛民有立法會地方選舉的六成選票),在這樣的媒體市場上,仍然經常看到關於中國各種維權運動的報導。這些維權運動,是中國民主的種子。很明顯,如果沒有這些香港媒體的關心,這些事情不會為外界所知。每年六四維園的燭光,那是在廣大的中國土地上,一個六四記憶稀有而具相的傳承。香港人都知道,跟中國爭民主、或為中國爭民主,比唐吉軻德還艱困。但是他們堅持下去。這樣的理想力,跟一大票市儈的的香港人,又成了一個極端的對比。

有一位中大前同事,一個很聰明的上海人,成天研究共產黨體制裡的優點。他老愛跟我抬槓。他說,要什麼要用這種手段爭取那「不能給的」。我們都知道中南海不會給,但我不明白為什麼不能給?給了之後,民主就真的會擴散到中國其他地方?還是怎樣?難道共產黨沒有更高明的方法,讓香港人滿足些?我自己沒有答案。但我知道,如果乖乖做順民,那就永遠都不會給。如果香港民主的希望在於中國本身的民主化,那更不能當順民。香港是中國唯一可以自由表達的地方,以這些年香港言論與出版自由的倒退,如果不表達,那麼最後也就沒有機會表達了。好像六四維園的燭光,如果熄了,那麼中國的民主就光年遙遠了。

今天站出來佔中的,不是那些貪心致富的地產商,也不是享盡榮華富貴的賽馬會,更不是民意基礎較弱的傀儡建制派。今天站出來的是學生、中產白領與市井小民。就我個人感覺,香港人其實非常有耐心。說2017年、他們就乖乖的等,很少說要提早。給他們提名委員會,也沒說不要提名委員會。要知道,在台灣所謂選舉委員會只是做基本條件審查而已,並沒有任何實質的篩選功能。換句話說,滿足一些明文的條件,人人可以參選,不需要看人臉色。提名委員會其實是一種人治的的延伸,不是一個法治民主社會的常態。香港人多麼謙卑,他們只要「加一個」「公民提名」的管道。只是要一個機會而已。佔中,只是一個本質充滿活力的城市的正常能量釋放而已。

作者為新加坡管理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 熱門文章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