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4年10月1日 張宗永

佔中不是六四,亦不應該是六四

佔中開局,學生大獲全勝,是時候大家考慮如何收官。

9月29日凌晨,我在電視上目睹佔中的發展,和大部份香港人一樣,我亦是憂心忡忡的。 當然最令人感動的是學生和市民的自發和克制,看到一批又一批的市民走上街頭支持我們年輕的一代,你又怎能不為這城市驕傲!

此外,我們亦應該對警察公平點。我相信可能大部份香港人對87個催淚彈都很反感,但是相對來說,香港的警察仍然是很克制的(試見近日美國米蘇里州Ferguson鎮黑人青年被警槍殺所引發的暴動,民主大國的警察在拘捕嫌疑人物所使用的武力絕對比香港警察猛烈)。作為一個沒有內幕消息的旁觀者,我的推斷是: 午夜之前,“最高”指令是清晨前必須清場(依上一次學生模擬佔中的結局),但事情發展下去,這已經不是單單學生參與那麼簡單,普羅市民的參與再加上群眾流竄,令上層改變策略,轉為採取溫和手段。

香港的佔中活動絕對不是六四,香港人既無意挑戰中央,亦影響不了中國體制內的改革。 佔中的口號,最激進的亦不過是要求梁振英下台,我希望中央能夠明白這點。香港是13億中國人中的一個點,是不值得北京為了這些蟻民的訴求而亂了中國崛起這局大棋。

習主席肯定有比香港更重要更重要的事要處理,不希望香港為他添煩添亂,亦實在犯不著為了香港而影響中國在全世界的政治佈局。當然有一種說法是:中央害怕大陸學生有樣學樣,依樣胡蘆挑戰共產黨的權威。坦白說,我國內朋友不少,大部份人對香港爭取民主的想法是:你們已經得到那麼多,為什麼仍是貪得無厭呢?如果我們就“香港應否有一人一票的提名來”作一個全國的普選,我相信大部份的中國人是不會支持香港的。明乎此理,中央其實可以放心。

佔中不是六四,亦不應該是六四。六四是一悲劇。六四令中國的改革開放拖慢十年以上,亦令全民陷入以賺錢為唯一價值觀的社會,導致今天習總需要用那麼大的力度去反貪。六四的悲慘結果,固然是學生的無知,背後亦滲雜著當日北京不同派系的角力,大部份的香港人都是政治冷感(或潔癖)的,我們亦不會為了一個政客背書,更不願成為政治鬥爭的犧牲品。

佔中不是六四,亦不應該是六四。北京完全可以考慮棄車保帥來安撫民情,香港人亦要接受中央和香港的從屬關係這現實,要求人大認錯是昧於今天的現實,現階段我們有能力叫的牌是叫特首下台,但我們應該準備妥協。退一百步想,假設人大以今日的是推翻昨日的非,建議無篩選的特首選舉,但是不要忘記中央仍然擁有絕對的特首任命權,這是明明白白寫在基本法裡面的。難道我們希望今次的佔中會令中央重寫基本法嗎?

佔中不是六四,亦不應該是六四。 2014年的香港比起1989年的北京,我們更富裕,更文明、更溫和、更理性,亦間接令我們更怕事。 我們最終會和平散去,但我們會保著這度氣,在適當時候再發放出來,我們會繼續為香港的未來包括經濟和政治盡力、我們會繼續令社會變得更平等。

世事是沒有絕對的勝利的,正如經濟學上是沒有絕對的optimal point,我們擁有的只是一個local optimum。 9月29日就是我們的 local optimum了,請大家珍惜,請大家三思,請大家保全。

 

張宗永 環球精品投行亞太區總裁及高級合伙人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