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2014年9月5日 呂國民

解讀澳門特首民間「公投」

現任澳門特首崔世安於7月 15日正式宣佈參加第四任行澳門政長官選舉。崔共獲得331名選委支持,以82%的高額比例獲得候選人提名資格。提名期限結束後,只有崔世安獲得參選資格。對比上一屆獲得95%選委提名支持,崔在本屆所獲得的提名下跌超過1成。選委提名支持下降可能是受到近期高官退休補償法案(離保法)風波的影響,崔世安民望下降有關。爭取連任的崔世安在無對手情況下將成為新一屆的澳門特首。這是澳門回歸以來連續三屆的特首選舉在毫無對競爭對手的情況下進行。

正當澳門進行特首選舉之際卻出現一個小插曲:澳門三個泛民團體組成的「特首選舉民間公投管理委員會」將計劃舉行特首民間「公投」。

澳門的民間「公投」

澳門特首選舉的民間「公投」是由民間所舉辦,一個無法律約束力的模擬全民投票活動。但由於是次活動以民間「公民」為名,因此,特區政府、親建制社團,都公開指責民間公投活動為「非法」。是次民間「公投」主要是瞭解澳門市民對澳門門特首選舉的取態。第一個議題是2019年澳門特首應否由普選產生,第二個是2014年特首選舉位候選人的信任程度。

在澳門,過往也曾舉辦過所謂的「公投」活動。於2010年,澳門政府曾經發起了一次官方的公投活動,中央為慶祝澳門回歸10周年送出一對大熊貓給澳門作為賀禮,澳門政府為兩隻熊貓命名,提名五對候選名字,供市民「公投」。當時的「熊貓公投」是由政府帶動的活動。支持民間「公投」人士認為,既然政府可以為熊貓命名而組織全民公投,那麼,關係全澳居民的行政長官普選,為何不可由全民公投選決定?這次在澳門舉行的民間「公投」普選特首活動,就是以熊貓作為象徵。

此外,澳門於2012年初曾舉辦過類似的民間公投。澳門特區政府就2013年立法會選舉的「主流方案」,建議增加直選及間選議各兩席。但民間有團體認為「主流方案」並不代表主流民意,故當年舉辦了一次民間投票,搜集市民對立法會組成比例的意見。當時該次民間投票並沒有引起官方的指責。

澳門中聯辦曾就澳門特首選舉的民間「公投」發表聲明,指在澳門特區進行的任何所謂公投活動都是沒有法律依據。澳門中聯辦對澳門的聲明,與港澳辦針對香港「佔中公投」的態度有些不一樣。

於6月20日,國務院港澳辦發言人就香港的佔中投票表示所謂「公投」均沒有憲制性法律依據,是非法的,也是無效的。澳門中聯辦可能是檢討了香港的民間公投的處理方法和瞭解澳門的特首選舉的民間公投性質後,把澳門的民間公投只定性為「“沒有法律依據」”。但澳門特區政府於7月9日發表聲明,卻聲稱任何形式的所謂「“民間公投」”在澳門都是非法而且無效的。澳門特區政府與澳門中聯辦對「公投」的定性明顯有分別。澳門中聯辦只是定性「公投」為沒有法律依據,而特區政府卻把民間「公投」 定性為違憲和非法。

澳門特區對「公投」的處理

崔世安與其他官員亦曾多次宣稱民間「公投」違法,甚至違反憲法。澳門的商界和社團絕大部分支持政府,所以當澳門政府帶頭打壓,民間「公投」甚難覓得私人提供場地作為實體票站。公投需以集會名義,向政府申請公眾地方。然而,澳門民政總署以「澳門無權公投」為由,拒絕有關申請。

對於有民間團體於8月發起「特首選舉民間公投」,被政府指為非法和無效。澳門法務局局長張永春曾表示,《澳門基本法》保障澳門居民享有各方面基本自由,如果只是一個民意的調查,在法律上沒有問題,只要不用「公投」這名稱就沒有問題。

經過對民間公投定性為民間的民意調查後,早前對民間公投大力炮轟的多個建制社團亦隨即一改口風,指民間公投是「“違反《基本法》精神」”。參考香港民間「公投」的結果和政府的處理,澳門的民間「公投」,即使用上「公投」的名稱作為這次民意調查的口號,應該不會負上違法的問題。

澳門政府處理民間公投的手法與大陸官方喉舌在處理香港民間公投時的口徑是一致的,均將民間「公投」定性為非法、違憲而加以打壓。

相對澳門而言,香港的民間公投由進行到結束並沒有人因為組織或參與投票而被撿控。香港政府更為官方的媒體的打壓進行降溫。

解讀民間「公投」

與其說澳門特區政府在意其是否「“合法」”,倒不如說怕香港爭取真普選的民主之火燒到澳門。但是,澳門的民間公投與香港的公投在本質上並不一樣。香港的民間公投是佔中的前奏,其爭取的目標是政改方案中增加公民提名的普選特首方案;其次,在香港的政府發展中,2017年立法會和行政長官將會全面普選。普選已經是香港人的囊中之物,他們所爭的是更接近直接民主的公民提名特首候選人。

對比香港,澳門的政改發展十分緩慢,民主訴求也比較溫和。澳門在2012年的政改只將2014年行政長官選委員的名額增至四百人,提名門檻由50名增加至66名,以維持原規定六分一的提名比例不變。2013年立法會的選舉,仍維持直選、間選和委任組成比例不變。直選和間選只各增加二個名額。澳門的特首普選仍是遙遙無期。

因此,澳門的民間公投是沖著特首選舉而來的,但並無要求公民提名特首候選人,更沒有「佔領南環」(南環是澳門的商業心臟地帶)的意圖。其實,澳門政府對這個所謂的民間「公投」大可不必過度神經緊張。澳門政府盡管把它定性為民意調查,低調處理即可。澳門政府正好通過這次民間投票,解讀一下澳門現時的社會狀況和民情取向,為下一屆特區政府施政作好準備。

「公投」 觸及中央權力

主辦團體聲稱,他們的民間「公投」不涉及任何公權力、不會約束政府乃至任何人、不對現行的選舉制度產生任何法律上的影響等。那麼,中央和澳門特區政府為甚麼仍高度緊張呢?原因是它觸動了中央權力這一底線。

團體擬搞的民間「公投」的內容是有關行政長官產生辦法方面的問題。特區政制發展是涉及中央的話事權,按照法律規定,處理此類問題必須通過法律規定的途徑表達訴求、凝聚共識。因此,若有人要搞所謂的「“民間公投」”,中央會明確地指出,一個地方行政區域是無權自行創制「公投」制度或發起所謂「公投」活動的。

「公投」凸顯現行特首選舉欠認受性

5年前,崔世安從選委中取得超過95%的提名,並沒有留下任何空間給其他競爭對手。崔在上屆和今屆參選,都是唯一候選人。從獲得提名的一刻,已篤定當選,這顯示小圈子選舉的缺陷。

由於民間公投的其中一個議題是對候選特首的信任投票,如果「公投」最後得出的結果是對候任特首的信任度低,這可能會使通過「小圈子」選出連任的崔世安政府的認受性受到質疑。

「公投」揭示澳門社會的深層次矛盾

民間「公投」其實可以是一個讓公民參與和發聲的好機會。特首選舉的民間公投的出現,其原因是由於過往澳門一直存在的深層次矛盾得不到解決,在這次民間公民投票活動中揭示出來,政府應瞭解其中所揭示的社會問題。

澳門居民對特區政府施政長期不滿,這包括高樓價、醫療、交通、通貨膨脹、輸入外勞,貧富差距加劇等。此外,以博彩、旅遊支撐的澳門經濟,產業結構過度單一,使其他行業的發展和待遇未如理想;年青人向上流動的機會也因此變得陜窄。

澳門近年的社會民生狀況正在不斷惡化。澳門市民開始意識到要通過爭取政治權利才能改善生活狀況。因此,對政改的呼聲近年也越來越高。這次特首選舉的民間公投活動,就是希望通過爭取普選特首來達到改善生活素質的目的。

澳門年輕人不滿民主化進程緩慢

長期以來,澳門年輕人普遍對政治冷感,這很大程度是由於對政治的無力感。高官離補法案的出現正好反映了政府施政和體制重大缺陷,就是缺乏民主成分,施政違背民意。上次反「離補法」風波,喚醒了澳門年輕人的參政意識,也加強了他們的政治能力感。

在香港,立法會委任制度早被廢除。但在澳門,委任制仍然保留,委任制度的保留使澳門無法改革的選舉制度。現時澳門立法會直選仍未過半,澳門的民主化進程十分緩慢。隋著近年澳門的經濟急速增長,年輕中產冒起,青年人參政意識增強,但由於直選議席位太少,根本沒有空間給年輕的新一代參與。因此,澳門年輕人對民主化緩慢有所不滿。

結語

澳門的民間「公投」反映澳門部分人對候任特首的期望和對2019年落實普選的要求。澳門舉行特首選舉期間,民間同時舉行民間公投,這正好考驗候任特首崔世安的政治智慧。競逐連任的崔世安需要出席諮詢會,更需要落區視察民情。

下一屆候任特首崔世安在競選期間,可多落區瞭解社會民情,多兼聽各方民意,多花工夫制定合乎民情的政策。集中精力搞好社會民生和社會的深次矛盾。廣開言路,讓民意順暢其流,這將會為他和來屆特區政府增加開明形像和提高認受性。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