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9年9月23日 黃裕舜

香港人,你真的那麼仇恨對方嗎?

有人粗心大意地砸破你家中的花瓶,那是你公公留給你的唯一遺物。

你公司員工把公司盈餘全數從戶口提取出來,導致你公司倒閉。

一個冷血殺手,殺人不眨眼地把你家人趕盡殺絕,讓你家破人亡。

仇恨有何價值?

你感到的不只是憤怒或者悲哀,而是仇恨。你對這些人產生仇恨,因為這是他們應得的,也是最基本人性的驅使。人類自文明建立初時,便與仇恨息息相關。仇恨是一種讓人能夠及時發洩而避免訴諸暴力的抒發工具,也是一種最為直接的溝通語言,向對方釋出鮮明的反噬警告,間接成為危機中我們的最後、甚至是唯一的防線。

有人甚至說,文明社會的道德審判及法律制度的基礎,正是仇恨。當你的花瓶、公司、親人受到傷害時,仇恨成為你審判當事人的基本回應。正是社會對犯人的隱藏仇視,構建出「他們都是罪有應得」的論述;或當我們對不遵守既定俗成規條的少數人進行排斥時,集體仇恨是最能夠團結我們起來的群眾情緒。有些人甚至說,仇恨的本意不應該與直接效果掛鈎,我們應該問的問題不應是「仇恨能夠解決到問題嗎」?而卻是「他們經歷了這樣的對待後,有沒有足夠理據去仇恨他人呢」?

在這論述裏,就算仇恨殺我家人的殺人兇手,對我重拾新生於事無補,都並不代表我不應該仇視那人。

打開社交平台或手機一看,只見兩邊最為鮮明的言論皆是充滿仇恨。激進示威者,包括但不只於「勇武派」、「本土派」等的共同思想體裏,把政府定性為「暴政」、警察為「黑警」、所有建制派或溫和人士被統稱為「狗」;部分激進建制則把所有示威者泛指為「暴徒」,甚至採用令人非常不安的字眼(例如「死曱甴」)等,把示威者非人化及污名化。雙方之間的用語是否對稱、是否同樣令人反感,筆者留待讀者自行判斷。

(節錄)

全文

標籤: #政經分析#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