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9年8月5日 黃裕舜

醒下啦,好嗎?

今時今日,香港已經到達一個萬丈深淵之側的臨界點。

警民衝突 成為主流

警察與市民的關係在一連串衝突事件後墮入一個新低點。不少市民眼中的警方濫權、7.21晚上無緣無故的消失風雨中、7.27元朗示威向示威者發射催淚彈、7.28港島多處發生嚴重的暴力事件;然後,上星期二天水圍警署外的煙花炮彈、葵芳的警察向市民擎槍。

網上網下只見香港儼然變成一個游擊戰戰場。雙方的激進支持者繼續鼓吹武力升溫:對於示威者來說,這是他們眼中迫使政府回應訴求的唯一方式,在那同溫層下的悲憤及對政權的痛恨,似乎令不少人願意走上這條違法的不歸路。

對警察支持者來說,模棱兩可的高層及政府內部的膠着,讓他們只有訴諸他們合法擁有的武力去制止他們眼中的「蟑螂」。這是令人心寒的香港。當兩群人仇視對方直至把對方的人性、聲音、道德價值及地位等歸化於零的時候,此城肯定岌岌可危。

焦土政策之不負責任

有說法表示,政府現今採取的乃是一種「積極焦土政策」,意圖消耗示威者的意志力,而等待民意在暴力衝突升溫下逆轉,並回到政府那一邊。這是完全失敗的政策,更是不負責任之甚。原因有二:

第一,警方對示威者所採取的高壓手段,以及不符基本道德及專業操守要求,皆令廣泛的溫和民眾對政府產生極其厭惡的持續印象。警察持槍指向市民、拒絕出示委任證、遲遲拒絕為7.21事件作出解釋,當中的溝通失誤及引致市民對警方失去信心,甚至在社交及大眾媒體中的廣泛同溫層下產生仇警心態。政府對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聲音不瞅不睬,只會加劇市民對現有制度欠缺透明度及公允的不滿,無助事件降溫。

第二,建立好的印象很難,但破壞建設好的印象卻很容易。政治心理學上有框架(framing)及錨定(anchoring)兩種效應,前者描述着個人在收集資歷及經驗後,整合社會群體及文化等影響因子而整理出來的觀感框架,再透過其去觀察及分析事物。後者則是指當人需要為某個時間做定論時,會把某些特定價值作為他們的「錨」;就算有新資料出現時,「錨定」了的評估會影響新證據的接受,將其徹底排斥。

(節錄)

全文

標籤: #政經分析#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