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9年7月9日 譚新強

香港未來的真正主人翁──長者!

本來已不想再多討論社運的事情,很多投資界的朋友們,都在社交群組內,甚至飯局前,互相提醒畫量避談政治和社會問題。大家都希望這場風暴逐漸過去,或最少不影響投資。6月出現多場大規模示威遊行,恒指不是照樣大幅反彈。百威和阿里巴巴等巨無霸,都不畏風雨,仍趕着來港上市,HIBOR都被扯高,積弱已久的港幣都回升不少。連港人最「驕傲」亦最關心的樓價,似乎都升至破頂,新樓盤繼續出現人龍。一切欣欣向榮,這場噩夢,終於告一段落?

Baron Rothschild,早在十八世紀已教落,「Buy when there is blood on the street」,畢非德亦教落,應把政治與投資決定分開。我大致上贊同這些說法,亦渴望投資決定能完全取決於微觀企業盈利前景,完全不用考慮宏觀政治問題。但事實是根本不可能,雖然港股確不止代表本港經濟,但今次社運甚至可影響香港的全球金融中心地位。再加上中美立體式鬥爭,或許關乎生死存亡的大時代背景,香港早已成為貿易、科技、金融戰中一隻重要棋子。老實講,無論是中美鬥爭,還是香港社運,最重要的爭拗正是意識形態。美股市盈率可高達18倍,反之雖總說中國經濟好,永遠高速增長,但為何港股和A股卻只11倍不到,H股更可憐,只8.5倍?這不是意識形態折讓,是什麼?

最重要的爭拗正是意識形態

講得好聽,示威已成為「香港文化」一部分,再落去,就快成為更九唔搭八的「核心價值」,或什麼「傳承」。講得不好聽,示威這種街頭鬥爭已成「風土病」,且病發周期愈來愈短。現在基本上是三日一小宴,七日一大宴。政府仍然採取石牆式(stonewalling)拖延政策,拒絕做出對示威者訴求的進一步實質回應。明顯,只答應暫緩《逃犯條例》修訂的立法工作是完全不足夠的,我認為必須重推政改,企圖把危險的街頭鬥爭重新帶回議會。

長期拖延絕不是辦法。五年前因政改失敗衍生雨傘運動,雖在近三個月的佔領運動後,終在半自動、半被動的情況底下結束,但現在已看到,雖過了五年時間,不止原來的各種深層次社會、經濟、民生和最重要的民主問題未有解決過,反而加深了。且一如所料,抗議行動亦起了變化,「政」、「反」兩方願意使用的暴力程度都巳升級,示威者亦改變了策略,由長期佔領變為來去如風,每次行動基本上不超過24小時。這做法較聰明,沒有長期佔領那麼疲累,對個人生活影響較少(雖剛聽說三分一港大醫科生,因示威影響考試不及格),對社會影響亦較少。不好處是因時間有限速戰速決,雙方的暴力程度,升級得更快,更容易產生傷亡。

(節錄)

全文

標籤: #政經分析#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